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一章 兄長的責任
    長安城外,零星的小雪一直下個不停,一個容貌堅毅的中年人騎馬走在前面,旁邊有一個英武的年輕人與他并騎而行,而在他們的身后,則跟著一支長長的護衛,前面還有數騎開路,光是從這個排場來看,就能知道他們絕對不是普通人。

    “四弟,軍隊調集的如何了?”正在這時,只見前面那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忽然開口道,同時緊了緊身上的皮裘,這個面容堅毅的中年人正是大唐太子李世民,而他旁邊的英武年輕人,自然正是現在長安城風頭正盛的齊王李元吉。

    “大哥放心吧,天策府那邊的眾將都已經被我抽調出來了,雖然有些不少人不甘心想要鬧事,但也不是什么大問題,再過幾天等到物資調集完畢,我就可以率軍北上,只要離開了長安,看我怎么收拾他們!”

    李元吉說到最后時,臉上也露出幾分陰狠之色,天策府的將領幾乎都忠心于李世民,這幾天可沒少給他找麻煩,只是現在還不是收拾他們的時候,但是等離開了長安城,這些人的生死就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四弟,天策府眾將大都是軍中棟梁,以前也為了大唐立下易燃赫赫戰功,所以如果能夠爭取的話,你就盡量的去爭取,錢、女人、官職都不是問題,只要他們愿意歸順就行了,當然如果對方真的冥頑不靈,那你也不要客氣!”李建成沉默了片刻也終于開口道,說到最后時,語氣中也帶上了幾分殺氣,如果不能為自己所用,那本領再大也只會給自己添更大的麻煩,所以還不如早點處理掉!

    “大哥放心吧,我已經暗中派人與二哥手下的那些人接觸了,其中有些人的態度已經有些松動,只要再加點籌碼,估計這些人應該會識時務的,不過也有些人十分頑固,比如尉遲恭,這個家伙就是茅坑里的石頭,送去的東西竟然都被他丟了出來,而且每次在軍營中見到他,這家伙都是傲慢無比,連話都不說一句!”李元吉提到尉遲恭時,也是一副恨得牙癢癢的表情,也就是他打不過對方,否則早一劍砍死他了。

    “尉遲恭只不過是個莽夫,四弟你也不要太和他計較,另外更不要和他再比武了,免得傷了自己!”李建成聽到這里卻有些關切的道。

    李元吉什么都好,雖然有些傲慢,但平時也十分的機靈,唯獨有一個弱點,那就是對自己的勇力十分在意,拼命的想要打敗其它的武將,特別是自從上次輸給尉遲恭后,他就一心的想要扳回一局,經常找尉遲恭比武,結果每次都是大敗而回。

    聽到大哥的勸說,李元吉也終于冷靜下來,說起來他現在也成熟穩重多了,畢竟人都是會成長的,不過很快他又有些咬牙切齒的道:“大哥,其實尉遲恭還算不錯,至少他是明著鐵了心的要跟著二哥,相比之下,程咬金就是個無賴混帳,無論送多少東西他都是笑呵呵的收下,但是轉眼就翻臉不認人,我還從來沒見過如果厚顏無恥之人!”

    “程咬金?”李建成聽到這里也不禁輕聲的重復了一下程咬金的名字,臉上也露出復雜的神色,過了片刻這才開口道,“程咬金此人的確比尉遲恭難纏多了,而且他是二弟真正的心腹,在武將之中,他甚至超過秦瓊與尉遲恭,這個人如果能夠爭取過來,幾乎就不用擔心二弟再有翻身的可能了,不過以我的估計,這個可能性很小,所以如果實在不行,四弟就找個由頭把他處理掉吧!”

    “大哥放心,我明白!”李元吉聽到大哥的話也不由得露出興奮的表情,他早就不爽程咬金了,特別是送過去的美女和錢財無數,可是程咬金這家伙卻只收禮不表態,這讓她早就恨得想要親手宰了他。

    不過在興奮過后,李元吉卻忽然再次抬頭盯著李建成,一臉鄭重的道:“大哥,程咬金這些人再怎么鬧騰,關鍵還在于二哥那里,要我說大哥你也別太心軟了,只要除掉了二哥,程咬金那些人也就沒了主心骨,恐怕不用咱們做什么,他們立刻就會老實下來!”

    李元吉已經不是第一次這么勸說李建成了,特別是在奪得兵權之后,他就一直勸說李建成不要心軟,斬草除根才是徹底解決問題的辦法,但是李建成卻對這件事很反感,以前無論怎么打壓李世民都沒問題,甚至兩兄弟相見也像是仇人一般,但如果說真讓他下手殺了李世民這個弟弟,他卻無論如何也下不去手。

    “四弟,你不要說了,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同意,你也別暗中做什么手腳!”只見李建成這時堅定的搖了搖頭道,以前每次提到這件事時,他都會大聲呵斥李元吉,不過現在次數多了,他都懶得再發脾氣了。

    “大哥~,你……你這簡直是婦人之仁,日后說不定要出大亂子的!”李元吉卻是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疾聲道,他真的想不明白一向果決的大哥為何在這件事上一直下不定決心,甚至還十分罕見的指責起他一向尊重的大哥來。

    聽到弟弟的這些指責,只見李建成卻是無奈的苦笑一聲,過了好一會兒這才緩緩的開口道:“四弟,有些事情你不明白,別的不說,當初母親去世時,你和二弟的年紀都不大,而我已經成年了,直到現在我還記得,當初母親在彌留之際,還拉著我的手,一直念叨著讓我這個大哥照顧你和二弟,而且還要讓你三姐嫁個好婆家。”

    提到自己的母親時,李建成這時的眼眶也有是紅紅的,當下長吸了口氣這才再次道:“不過母親臨終前交待給我的事我卻沒做好,你三姐的婚事就不說了,如果不是李休的出現,恐怕你三姐這輩子都會生活在痛苦之中,而二弟他從小就很有主見,以前我們相處的還好,但是后來因為皇位的事,幾乎變成了仇人!”

    “大哥!三姐的事不能怪你,要怪只能怪時事所逼,至于二哥他本來就野心很大,甚至還想搶本來屬于你的太子之位,所以大哥也只是被逼自保罷了!”李元吉聽到李建成的這些話,也變得很激動的道,長兄如父在他心里,李建成一直是自己最好的兄長,這也是他一直鐵了心的要支持李建成的原因。

    “話雖如此,但如果我這個大哥能夠多做一些事情的話,也許可以改變許多的事情,所以每年母親的祭日時,我心中都十分的自責,感覺辜負了母親當初的囑托。”說到這里時,只見李建成再次長吸了口氣,眼眶也紅的厲害,過了片刻這才再次道,“我已經不是個好兄長了,不過無論如何,我也不能做出兄弟相殘的事,否則日后根本沒有臉去見九泉之下的母親!”

    李元吉也是第一次聽李建成說這些話,當下也是沉默了許久,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中,他的年紀最小,而且從小都是兄長和姐姐照顧他,所以他也一直無法體會李建成這個大哥身上的責任,不過現在他也總算是明白了一些。

    “好了,不說這些了,你二哥他如果真心的放棄兵權最好,如果還是不甘心的話,那咱們也只能多做一些準備,說起來也有趣,這段時間他竟然天天去李休那里,咱們剛好也可以去親自見一見他!”過了好一會兒,李建成忽然勉強的一笑道。

    他與李元吉之所以出城,其實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借著拜訪李休之名,親眼見一見放棄兵權后的李世民,看看他是否是真的放棄皇位的爭奪?說起來這一點李建成倒是和李休不謀而合,他們都不怎么相信李世民會那么輕易的放棄。

    李休并不知道李建成兄弟正往自己家中這邊走來,今天李世民依然帶著李承乾來上課,哪怕是空中的小雪也沒能阻止他們的到來,不過李休并沒有讓孩子們在客廳里枯燥的上課,而是給他們每人發了一個放大鏡,讓他們觀察空中飄落的雪花,這也算是一個十分有趣味的課目了。

    李世民也同樣很有興趣的拿著放大鏡觀察著身上的雪花,最后這才頗為驚訝的道:“原來天空掉落的雪竟然是這個樣子,難怪你一直稱它們是雪花,看起來的確像是一朵朵的白色的小花!”

    “呵呵,其實我們眼睛能夠看到的東西是很有限的,如果能夠制造出一部顯微鏡,從而把一些東西放大千萬倍的話,殿下就會看到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就像佛陀說的,一花一世界,一草一菩提,哪怕是一滴水中,其實也蘊含著無數的生命!”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這個世界可真是太奇妙了!”李世民這時頗為感慨的道,這段時間跟著李休學習,幾乎為他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他還是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對身處的這個世界了解十分有限,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淺薄。

    “好了,你們別在說話了,火鍋已經準備了,就等你們幾個回來吃了!”正在這時,忽然只聽一個清脆的聲音道,而當李休扭過頭來時,看到平陽公主笑魘如花的站在廳前。(未完待續。)(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