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五章 逃往終南山?
    長孫無忌也不是笨蛋,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對面的娘子軍越來越多,因此立刻下令進攻,隨著他的一聲令下,程咬金等人也立刻將命令傳達下去,以唐軍的標準進攻方式,第一波肯定是萬箭齊發,隨后才是短兵相接。

    不過讓長孫無忌萬萬沒想到的是,隨著他進攻命令的下達,身后的大軍只有不到一半舉起了弓箭,剩下的大軍卻是絲毫未動,甚至其中還有一支成建制的大軍,這也讓長孫無忌大為惱火,當下對著那支軍隊的將領大吼一聲道:“丘行恭,你要造反不成!”

    “對面是我的兄弟,丘某自認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絕不會對自己的兄弟下手!”只見那員與程咬金等將領并列的年輕將領一臉傲慢的道,好像絲毫不把長孫無忌放在眼里。

    不過這也讓長孫無忌忽然想起來,這個丘行恭本來就是娘子軍中的將領,他的大哥丘師利就在對面,除了他之外,那些不愿意動手的軍隊也差不多是同樣的問題,要知道當初有一萬娘子軍被編入其它軍中,這些人都是百戰精兵,只要不死在戰場上,很容易就得到升遷,現在幾乎都是軍隊的中堅將領,恐怕他們才是平陽公主最大的依仗。

    對面的李休看到越來越多的娘子軍舊部趕來,心中也是即高興又擔心,因為他知道長孫無忌不會傻到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兵力增長,肯定會直接進攻打斷他們,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等了半天對面卻是毫無動靜,反而還顯得有些亂糟糟的,只是隔得遠看不清楚。

    “嘿嘿,公主的辦法總算有效果了,對面軍中的老兄弟總算還沒有忘記自己是娘子軍出來的人,雖然沒有直接放下武器歸隊,但至少沒有對咱們動手!”馬爺打量著對面的情況,最后感慨的開口道。

    “對面?難道公主真正的用意是對面軍中的娘子軍舊部?”李休聽到這里再次驚訝的道,說完他還看了看周圍源源不斷趕來的娘子軍舊部。

    “不錯,這些趕來的老兄弟雖然忠心耿耿,但他們要么年紀大了,要么身有殘疾,而且多年不上戰場,恐怕除了一腔熱血外,根本發揮不出太強的戰力,而且對面也不會傻到讓咱們集結足夠的兵力,所以公主一開始就是打算以聚將鼓動搖對面的軍心,這就叫攻心為上!”馬爺再次向李休解釋道,李休雖然博學,但對戰場上的東西懂得還是太少。

    “前進!”正在這時,平陽公主再次下令,整個娘子軍踩著聚將鼓的鼓點,勢如山岳一般緩緩向長孫無忌這邊壓來,看來平陽公主也看到自己的辦法起了效果,準備強行闖關。

    看著越來越近的娘子軍,再看看身后超過一半都不愿意動手的大軍,長孫無忌也不禁又氣又恨,雖然一兩個中層將領不算什么,但幾十幾百個中層將領聯合起來不聽命令,甚至還有丘行恭這個刺頭和他硬扛,這種仗還怎么打?

    “長孫將軍,這仗沒辦法打了,咱們還是讓開吧!”正在這時,程咬金縱馬來到長孫無忌的旁邊道,他手下也有近半的將領不聽號令,如果強行命令他們進攻的話,說不定會讓這些人當場反水,到時不用娘子軍進攻,他們自己就先亂起來了。

    程咬金的話音剛落,這時只見其它將領也紛紛前來勸說,對于那些不聽號令的手下,他們也是即生氣又敬佩,而且這些人大部分也都是與他們出生入死的兄弟,這時如果真讓他們對這些兄弟下手,他們心中也不怎么愿意。

    看到這里,長孫無忌終于無奈的嘆息一聲,揮揮手命令大軍讓開道路,說來也怪他太疏忽,如果早點把娘子軍出來的將領都剔除掉的話,也就不會發生眼下的事了。

    隨著長孫無忌的一聲令下,他身后的軍隊立刻閃到道路兩邊,這也讓平陽公主他們得以順利的離開,李休也終于松了口氣,等到他們趕到城門前時,平陽公主將那些前來援助的娘子軍舊部召集到一起,親自向他們表示了感謝,然后就解散了他們,畢竟她不想讓這些老部下們再卷入這場皇權之間的爭斗。

    這些娘子軍的舊部雖然有些不舍,但最終還是聽從平陽公主的勸說紛紛離去,而這時李休則有些擔心的道:“希望這次的事情不會給他們帶來麻煩!”

    “暫時應該不會,秦王逼宮之后,最重要的就是不惜一切的穩定局面,所以他絕不會在這段時間主動去找麻煩,不過以后可就難說了,特別是軍中那些娘子軍的舊部,恐怕受到打壓是難免的”馬爺這時開口道,只是說到最后時,臉上也露出擔心的神色。

    李休聽后點了點頭,隨即又想到一個更重要的問題,當下拍馬來到平陽公主身邊低聲問道:“公主,接下來我們去哪里?”

    李元吉還活著,而且他和太子的家眷也都在這里,李世民肯定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所以哪怕他們逃出了長安城,也依然危險重重,甚至說不定城中的李世民和長孫無忌正在調集各路人馬準備堵截他們。

    “回家!”平陽公主面色冷靜的說道。

    “回……回家?”李休聽到平陽公主的回答甚至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李世民的大軍隨時都可能追來,他們回家有什么有?

    “我們只有不足萬人的兵力,而長安四方的都有重兵把守,無論是水路還是陸路,咱們都很難逃出去,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那就是逃入終南山中,占據險要以自守,剛好咱們住的地方就是終南山的支脈,完全可以從那里進入山中,另外衣娘她們也需要帶上,只是連累你們一家要隨我們一起逃亡了!”平陽公主冷靜的分析道,只是說到最后時,臉上也露出一種愧疚之色。

    “公主客氣了,你我本就是夫妻,何來連累一說,至于衣娘她們,我相信她們也會理解的!”李休說到最后時,也不禁嘆了口氣。其實對于接下來他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計劃,只是能否可行就要全看他的本事了?(未完待續。)(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