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四百四十四章 給家人種痘
    十個死囚在接種了牛痘之后,立刻被逼著進入青田縣與病人接觸,結果表明效果極佳,十人在與病人接觸了多天之后,絲毫沒有染病的跡象,以這次天花的發病時間,幾乎可以斷定他們身上都已經帶上了抗體。

    證明了牛痘的效果之后,李世民等人也都是大為振奮,房玄齡之前已經搜集到了不少的牛,全都與得了牛痘的牛集中在一起,故意讓它們染上牛痘,然后取出膿液做為種痘的材料。

    第一批種牛痘的就是孫思邈這些大夫,他們都是李世民組織起來的大夫,準備要進入青田縣救治天花病人,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所以種牛痘也是必須的,而這些人在得到天花的免疫力后,立刻開始進入青田縣,為還沒有天花癥狀的人接種牛痘,另外還有封鎖青田縣的軍隊,他們也會陸續的接種牛痘。

    李休本以為種痘只能預防天花,但是孫思邈卻是在觀察中發現,種痘其實還可以治療天花,因為在染上天花之后,會有一個12到14天的潛伏期,而接種牛痘得到免疫力的時間,剛好比天花的潛伏期短一點,所以只要接種及時,其實也是可以治療天花的,這點倒是和后世的狂犬疫苗有點像,只不過狂犬病的潛伏期更長一些罷了。

    另外還有一件值得高興的事,那就是天花成功的被限制在青田縣境內,周圍雖然發現了一些疑似天花的病人,但后來都被發現是誤診,這也讓整個大唐上下都松了口氣,隨后李世民將種牛痘的辦法大肆宣揚,以此來安定人心,順帶著也讓李休之名再次名揚天下,不過對于這種事李休向來都不怎么在乎。

    眼看著一切都已經走上正軌,李休也思念家中的妻子與兒子,于是和房玄齡說了一聲就回了城,房玄齡也知道李休的身份特殊,連李世民也不會強求他做什么,除非他自己同意,所以房玄齡也立刻同意,然后派人將李休送回長安城。

    平陽公主的府邸位于長安城的東南角,離曲江池不是很遠,現在這里也是李休的家,當他回到家中之時,平陽公主和衣娘也都一起前來迎接,只是沒有帶孩子,畢竟在這種情況下,孩子還是盡量的減少外出,特別是李休剛從城外回來,離青田縣又那么近,所以她們也都是十分的小心。

    李休也是急著想見兒子,與妻子回到家中后立刻沐浴更衣,然后這才進到內宅,結果兩個小家伙看到他時,竟然都有些發愣,年紀大一點的平安郎還好,看了他一會就認了出來,張開胖胖的小手就讓李休抱,而才半歲的晉兒卻是睜著大眼睛看了李休好一會兒,而且還不讓李休抱,這才一個月不見,他就把李休這個老爹給忘了。

    不過小孩子本來就沒什么記性,忘的快記得也快,李休也有足夠的耐心,抱著平安郎和晉兒玩了一會后,兩個小家伙就再也不認生了,特別是當李休又和兩個小家伙玩扔棒子的游戲時,結果兩個小家伙在地毯上爬的飛快,清脆的笑聲一直響個不停,可惜沒玩多長時間,李休就被平陽公主和衣娘一人一只耳朵拎出了房間,用她們的話講:就沒見過這么糟蹋兒子的爹!

    午飯過后,李休這才拿出一個瓷瓶,然后鄭重的向平陽公主和衣娘道:“娘子,這個就是我收集來的牛痘粉末,只要種上這個,日后就再也不怕染上天花了!”

    直接用牛痘膿液雖然方便,但毒性太大,而且剛取出來的牛痘膿液中也可能帶有其它的病菌,因此現在種牛痘都是用的晾干的牛痘粉。

    “太好了,夫君您不在的這段時間,牛痘的大名已經傳遍了長安,現在所有人都在稱頌夫君的功德,只不過聽說這個牛痘粉的產量有限,許多王公貴族愿意出千金求購,可是卻根本沒有人賣!”衣娘看到李休手中的瓷瓶也不由得眼睛一亮道,她在想如果自己家里能生產牛痘粉的話,那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嘿嘿,別人萬金難求,對于我來自然不是什么難事,這一瓶雖然不多,但足夠咱們一家,以及一些親近下人們使用了,娘子你們商量一下,看都需要讓誰種痘,然后把人召集起來,特別是平時與咱們兒子接觸的下人,更是要全部種上牛痘!”李休說到最后時,臉上也露出鄭重的表情,這瓶牛痘粉是他私留的,為的就是給家里人先種上。

    “夫君所言極是,早點種上牛痘也能早點安心,我這就去讓人安排!”平陽公主聽到這里也點頭贊同道。

    雖然李休的做法有點循私,但種牛痘的辦法本來就是李休想出來的,如果李休心黑一點,不把這個辦法獻上去,而是自己偷偷的生產牛痘粉,然后當成藥物出售的話,絕對是一本萬利,可是李休并沒有這樣種,現在拿一點回家先給家人用上,哪怕是讓世人都知道了,也不會有說什么。

    緊接著平陽公主就叫來月嬋,然后與衣娘一起商量了一下第一批接種牛痘的名單,然后月嬋就出去召集人手了,而李休這時取出一個小箱子,打開之后里面放著幾把特制的小刀,另外還有一個瓷瓶,上面貼著“酒精”的標簽,這個就是李休之前搞出來的酒精,受制于糧食產量,酒精的產量一直不高,只能供應軍中,這次李休也借著天花的事搞了幾瓶。

    “娘子,你們把袖子挽起來,我幫你們第一個種痘!”李休這時笑呵呵的拿起箱子里的一把小刀,然后用酒精消了消毒道。

    “夫君你種過了嗎?”讓李休沒想到的是,平陽公主和衣娘幾乎同意關切的問道,隨后兩人也有些尷尬的對視一眼,卻又都不約而同的笑出聲來。

    “放心吧,我來之前已經種過牛痘了,現在早都已經結疤了!”李休這時笑著挽起衣袖道,只見他的右手臂上,有一個黃豆大小的血痂。

    本來李休應該是與孫思邈他們一起接種的,只不過當時的牛痘粉太少,所以他把機會讓給了一個護送大夫的士卒,畢竟隨著天花的爆發,青田縣境內也是一片混亂,聽說連縣令都死在天花之下,所以孫思邈他們也需要士卒的保護,多一個人也就多一分安全。

    “夫君,這個種痘后會不會影響喂孩子啊,現在平安郎和晉兒可都還吃著奶呢?”不過也就在這時,衣娘卻忽然有些擔心的道,她們都還在哺期,雖然有奶娘,但平時也會親自喂孩子,因為在這個時代的母親看來,只有孩子是自己喂養長大的,以后才會和自己更親近。

    “這個……”李休聽到這里也是一愣,當想考慮了片刻立刻想到一個辦法道,“這個好辦,你們種過牛痘后先不要喂孩子,反正家里有奶娘呢,至于奶娘就讓她們過段時間再種痘!”

    “還是衣娘妹妹和夫君考慮的周到,先給我種痘吧,衣娘妹妹身子弱一些,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平陽公主聽到這里先是夸贊了一下衣娘和李休,然后主動提出來自己第一個接受種痘道,她倒不是爭什么,只不過種痘這種事情她和衣娘都是第一次,難免都有些緊張。

    “誰先都一樣,不過姐姐既然這么照顧我,那妹妹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衣娘聽到這里也笑著開口道,然后站在一邊看李休給平陽公主種痘。

    種痘這種事真的沒什么技術含量,之前在給孫思邈等人種痘時,李休早就練熟了,這時也是輕車熟路,很快就幫平陽公主種上牛痘,只是衣娘看到種痘時竟然要割開一道傷口,心中也有些害怕,不過想到天花的可怕,最后終于還是閉著眼睛讓李休幫她種上了牛痘。

    這時月嬋也將家中第一批種痘的下人召集起來,大都是內宅中比較親近的下人,李休也一個個的幫他們種痘,不過平陽公主她們估計有誤,等到這批下人都種上了牛痘,瓷瓶里還剩下一點牛痘粉沒有用完。

    “還剩一點,夫君不如明日進宮去幫父皇也種上牛痘吧!”平陽公主看到這里開口提議道,對于被軟禁在大安宮中的父親,她一向都放在心上,有什么事情也都會想到李淵。

    “不用,牛痘粉剛制成時,陛下就讓人給太上皇種上了。”李休卻是笑呵呵的道,之前所有牛痘粉的進出都需要經過他的手,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些東西的去向,而且李世民雖然軟禁了李淵,但卻不愿意讓人說他不孝,所以只要李淵不與他爭權,他就會表現的無比孝順。

    旁邊的衣娘聽到李休和平陽公主的對話,心中也是一軟,不過想到自己的那位父親,她卻還是禁不住心中有氣,最后也沒有開口,不過李休看到她的樣子卻是笑了笑,瓷瓶里剩下的牛痘粉還夠兩三個人使用,給裴矩提前種上也沒什么,另外他還想到一個人,這個人應該比其它人更需要牛痘粉。(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