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七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想法
    裴寂的話一出口,李休的臉色也不由得一變,不過隨后他就又恢復了冷靜道:“裴公是太上皇的知己,對于太上皇的心事了若指掌也十分正常,不過我并不是經常去太上皇那里,所以并不知道太上皇有什么心病?”

    不是李休太過謹慎,而是李淵請求他的那件事實在關系重大,一個不好連他都要牽連進去,所以李休連平陽公主都沒有告訴過,面對裴寂的試探,他自然也不會輕易的松口。

    讓李休更加沒想到的是,裴寂聽到這里卻是淡然的一笑道:“呵呵,這倒也是,太上皇一向不喜歡向別人太過吐露心中的想法,駙馬不知道也不奇怪,不過老夫倒是知道一二,甚至想幫他完成這個最后的心愿,只可惜我卻沒有這個能力!”

    聽到裴寂的這些話,李休也不由得沉默下來,他本以為裴寂在試探過自己后,會直接把話題挑明,卻沒想到裴寂對他并沒有追問,反而只是將他自己的心意表達了出來,這可實在不像是裴寂平時的做風?

    “對了,剛才聽你說公主有喜,這可是天大的喜事,老夫在這里先恭喜駙馬了!”裴寂在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后,似乎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纏,于是主動轉移話題道。

    不過李休卻覺得裴寂之前的話處處透著古怪,嘴上雖然敷衍著道謝,但心中卻一直琢磨著裴寂話中的深意,可是越想越覺得奇怪。裴寂知道李淵想在去世前見一見李承道等人的想法并不奇怪,畢竟他是李淵最親近的人,有些事情李淵可能會瞞著自己的兒女,但卻絕不會瞞著裴寂。

    只不過裴寂就算知道了這件事,恐怕也很難幫得上忙,畢竟裴寂早就從朝堂上退下來多年,雖然在朝中還有些人脈,但是像李淵見李承道這種可能株連九族的大罪,卻根本不是一般人敢碰的,所以裴寂恐怕也幫不上什么忙,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剛才他表明自己愿意提供幫助實在是沒有任何的必要。

    腦子里想著上面這件事,接下來李休也顯得有些心不在焉,而裴寂似乎并沒有發現李休的異常,依然東一句西一句的與他閑聊,最后聊得也有些不著邊際,從李休即將出生的孩子,竟然聊到了長安城這些年的變化。

    “對了,這些年長安城的確是越發的熱鬧了,特別是城中的胡人也越來越多,不過很多胡人都不識我大唐的律法,因此時有胡人違法的事傳出,特別是那些番人僧侶,為了發展信徒更是不擇手段,前段時間朝廷也大力打擊這些番僧,聽說一下子抓了不少人,少數罪大惡極的直接砍了,大部分也都被驅逐出境,永世不得再入大唐!”裴寂這時再次開口道。

    “這件事我也聽說了,說起來番僧鬧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朝廷也早就該大力整治了,當初我記得咱們還曾經與傅奕一起識破了一個番僧的把戲。”李休這時也隨口說道,當初李淵剛剛被囚禁時,李休和裴寂一同入宮見李淵,結果在朱雀大街上遇到一個番僧裝神弄鬼,這件事給李休的印象很深,所以他倒也記得十分清楚。

    “不錯,說起那個番僧,他倒也有些真本事,竟然會配一種獨特的迷藥,讓人聞之立倒,而且呼吸全無,簡直像是個死人一般,不知道駙馬可還記得?”裴寂這時再次笑呵呵的問道。

    “當然記得,為了抓那個番僧,我身邊的一個護衛還被他給迷倒了,當時的確像是死人一樣,不過后來從番僧身上搜出解藥,只需要將藥粉吹進昏迷之人的鼻孔之中,就可以讓人清醒過來。”李休這時也微笑著道,當時處理這件事的是金吾衛中的老仇,也算是李休的老熟人,也正是他幫忙,才從番僧身上找出了解藥。

    “原來如此,不過記得駙馬曾經讓人審問過這個番僧,并且還把他的迷藥方子拿走了吧?”裴寂這時再次開口問道,說完還別人深意的看了李休一眼。

    “的確如此,我覺得這種迷藥如此厲害,與傳說中華佗的麻沸散有些相似,所以也想將它用于醫術之中,所以才把迷藥方子索要了……嗯?”

    李休說到最后時,卻忽然發現有些不對,當下也立刻有些警惕的看向裴寂,同時腦子中也急速轉動,眨眼之間就似乎猜到了裴寂話中的深意,不過這也讓他嚇了一跳,腦門上也立刻涌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他實在沒想到裴寂的膽子這么大,竟然想出這樣的主意。

    “嘿嘿,駙馬果然有遠見,老夫對這種迷藥也十分的感興趣,不知駙馬可否把藥方也給老夫一觀?”裴寂這時忽然一笑道,說話的語氣也十分的淡定,似乎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個……我……”李休一向覺得自己的膽子不算小,但這時卻是嚇的不輕,如果真像他猜測的那樣,那么裴寂的這個想法也未免有些太瘋狂、太大膽了,甚至連他都有些不敢往下想,更別說去實施了。

    看到李休滿頭大汗吞吞吐吐的樣子,裴寂卻顯得十分淡定,甚至還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然后慢慢的回味茶中的余香,而李休臉上卻是陰晴不定,好半天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駙馬,不過是一個藥方而已,你也不用太過擔心,說起來老夫年事已高,對于修真煉丹之事也頗為感興趣,番僧雖然用這個藥方為害一方,但說不定可以用于煉丹之上,所以駙馬也不要太吝嗇了!”過了好一會兒,裴寂忽然再次開口道,說著還拍了拍李休的肩膀,只是臉上的笑容卻顯得有些玩味,估計他也是第一次見到李休如此的失態。

    糾結中的李休也終于被裴寂拍醒了,當下只見他長吸了口氣,似乎強自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后又抬頭看了看裴寂,最后卻忽然又是苦笑一聲道:“裴公,這件事可否容我考慮一下?”(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