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八百二十六章 進宮
    放火可是與殺人并列的重罪,雖然李晉他們放的火只燒了靈感寺的前殿,但影響依然不小,短短一夜之間,整個長安都在討論著這件事,而在第二天的朝會上,幾個諫官也將這件事寫成奏折,并且參了李休等人縱子逞兇等罪名,另外大理寺卿也上奏,靈感寺已經將李晉等人給告了,要求朝廷嚴懲火燒靈感寺的兇手。

    這么大的事情,李世民也不好明著偏向自己的外甥李晉等人,于是在早朝過后,李世民下旨,讓李休帶著李晉,以及另外幾個涉案的貴族子弟全都召入宮中。

    李休接到李世民召集自己帶著李晉進宮的消息時,也并不感到驚訝,畢竟昨天他和馬爺就已經猜到今天要去宮里一趟,畢竟這么大的事情,而且又涉及到李休、程咬金、秦瓊這些重臣之子,哪怕是大理寺都不敢輕易過問,所以最后自然要由李世民親自裁決。

    “走吧,咱們進宮!”李休讓人叫來李晉,然后打了個哈欠坐下早已經備好的馬車。

    “父親您怎么看起來這么憔悴,難道昨晚沒有睡好?”李晉這時也上了馬車,隨后打量著李休驚訝的問道,只見李休現在眼睛發紅,臉色也十分的疲倦,似乎是一整晚都沒有睡似的。

    “還不都是為了你們!”李休這時卻是白了兒子一眼道,昨天晚上他在書房寫了一整晚,為的就是解決佛門的事,在他看來,李晉這些孩子做的都是小打小鬧,昨天他對武明空說要讓他們見識一下自己的手段,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父親,今天早上我聽明空說,您準備親自出手教訓一下靈感寺的那幫賊禿,昨天晚上是不是在準備這件事?”李晉也十分聰明,再聯想今天武明空對他說的話,當即也眼睛一亮道。

    “瞧你那點出息,昨天不是還生明空的氣嗎,怎么這才一晚上,氣就消了?”李休聽到兒子提到武明空,當下也不由得淡笑道,別看昨天李晉好像十分的生武明空的氣,不過今天早上李休就又見到兩人說說笑笑的走在一起,這讓他也不由得感嘆自己的兒子真沒出息。

    “男子漢大丈夫,自然要有容人之量,昨天明空向我道歉,我并沒有立刻原諒他,今天早上她又親自給我做了早飯帶來,我看她態度誠懇,這才原諒了她!”李晉這時仰著一張小臉,盡量表現出自己寬宏大量的樣子道。

    不過說到這里時,李晉似乎又想到什么事情,當下嘿嘿一笑再次向李休道:“不過父親您昨天打明空的手心也實在太重了,今天我看了一下都還有三條紅印子在,就算明空利用了我,您也用不著下這么重的手吧?”

    “臭小子還學會憐香惜玉了!”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一拍兒子的腦門道,“我打明空可不是為了你,而是怕她把自己的聰明才智用錯了地方,明空的才智無人能及,如果日后為善,自然可以造福一方,但若是為惡,那后果可不堪設想,所以我對她的品性也抓得最重,這次她連你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都可以利用,若是放任下去,恐怕連感情都會變成她達成目的的手段,難道你喜歡看到這樣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武明空嗎?”

    聽到李休描述的這么嚴重,特別是想到武明空日后可能變成一個冷酷無情,任何東西都可以拿出去做交換的人,這讓他也不由得打了個寒戰道:“不想,我絕對不會讓明空變成那樣的人!”

    “你能有這份心就好!”李休聽到兒子的話也是點了點頭,隨后他又想到武家的事,當下再次開口道,“明空父親的病我看是很難挺過去了,你這段時間也多往明空那里走動一下,陪她多說說話,另外若是她的父親去世,恐怕她那兩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可能會欺負她們母女幾人,你遇到這種事就直接出手,給我狠狠的教訓武氏兄弟,出什么事情都我給你擔著!”

    武明空的母親楊氏是武士彟的第二任妻子,武士彟與早逝的原配妻子還有兩個兒子,分別為武元慶、武元爽兩兄弟,他們比武明空姐妹要大多了,而且這兩兄弟也不爭氣,根本沒能繼承武士彟的才能,反而在武士彟死后,將武明空母女幾人趕出家門,最后楊氏才將武明空送入宮中,結果這才造就了歷史上第一位女皇帝。

    “武家的那兩兄弟的確不是東西,現在武伯伯還沒死呢,他們就已經開始爭家產了,我也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有父親您這句話,以后我可就放手大干了!”李晉聽到李休讓自己幫武明空,當下也大喜過望的道。

    李休父子二人邊走邊聊,等到了皇城時,已經快中午了,不過在他們來到皇城的城門前時,李休也一眼看到秦懷道等幾個孩子站在那里,而在這些孩子的前面,則站著一個鐵塔般的壯漢,正是李世民的愛將尉遲恭。

    李晉交好的秦懷道等人都是將門之后,他們的父親或祖父也一般鎮守在外,比如秦瓊和程咬金現在正清剿著黨項人的殘部,自然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趕回來,剛好尉遲恭在長安,于是幾家人就委托尉遲恭帶這幫孩子進宮認罪。

    “駙馬你可來了,我已經等候多時了!”尉遲恭好像是專門在這里等候李休,看到他的馬車時,也立刻迎上前道,在他后面的幾個孩子中,有個又黑又高的少年,與尉遲恭簡直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正是他的兒子尉遲寶林,這次火燒靈感寺也有他的份。

    “尉遲將軍客氣了,你們怎么不進去?”李休這時也急忙下了馬車還禮道,而李晉則和一幫小兄弟相見,彼此間立刻高興的聊了起來,似乎對可能受到的處罰并沒有放在心上。

    “我可不行,來之前我已經打聽清楚了,一幫諫官揪著這件事不放,特別是魏征那個老家伙,而且還要讓靈感寺的那幫禿驢與孩子們當堂對質,我這人打仗可以,但卻絕對說不過他們,老程又不在,也沒個人能幫我,幸好還有駙馬你,到時候你去對付魏征那幫子諫官了!”尉遲恭這時將自己在這里等候李休的原因講出來道。

    “魏征?”李休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也是一愣,隨后也不由得一皺眉,魏征現在擔任著諫議大夫一職,屬于諫官的一種,專司納諫之職,朝中所有事情他都有權上書建言,這次李晉他們燒了靈感寺,的確是犯了大罪,也難怪魏征會親自上書。

    “魏征這老家伙軟硬不吃,的確不好對付,不過駙馬你也別怕,我來之前已經和其它幾家商議好了,這件事以你馬首是瞻,到時咱們幾家合力,我還真不信陛下會把幾個孩子怎么著!”尉遲恭看到李休不說話,以為他是害怕魏征,當下再次開口道,畢竟魏征可是出了名的難纏,連李世民都有些怕他,李休懼怕對方也很正常。

    “尉遲將軍你們真的打算聽我的?”李休聽到這里卻是有些似笑非笑的問道,魏征雖然難纏,但他卻也不在乎,因為他根本沒想過要和魏征爭辯。

    “那是當然,有駙馬你做主,我也一百個放心!”尉遲恭這時拍著胸脯保證道,他是個嘴笨之人,對于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幸好還有李休這個名滿天下的博學多才之輩,所以事先就已經做好決定了。

    “既然尉遲將軍如此相信我,那我就不推辭了,不過等下見到陛下后,尉遲將軍千萬不要亂開口,一切交給我來處理就是!”李休當下笑著答應道,隨后又向尉遲恭叮囑道,他擔心尉遲恭胡亂開口,會打亂他的計劃。

    “駙馬放心,進去后我就裝啞巴,絕對不會壞了你的事!”尉遲恭當下把胸脯拍的“嘭嘭”做響道,那力道李休看著都有些發怵,同時也覺得畫面有點眼熟,似乎某種靈長類動物在示威時,也喜歡用前腳拍打自己的胸膛,以尉遲恭這塊頭和膚色,還真是神似。

    得到了尉遲恭的保證,李休這時又叮囑了一下秦懷道等人,無非就是進去后聽從自己的命令,讓他們做什么就得做什么,同時也不要亂說話,這幫孩子也都對李休十分信服,當下也都是紛紛點頭答應。

    當下李休與尉遲恭帶著這幫孩子進宮,穿過皇城的前半部分,再往前就是太極宮的范圍,李世民召他們去太極殿,于是一行人來到太極宮的宮門,也就是承天門準備入宮時,卻忽然發現宮門前有幾個和尚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候著宮里的召喚。

    “父親,這些就是靈感寺的和尚,那個腫成豬頭的家伙就是靈印!”這時李晉指著那幫和尚向李休介紹道,當說到靈印時,他的小臉上也露出幾分惱火之色。

    李休聽到這里卻是淡然一笑,眼睛卻連看都沒看這些靈感寺的和尚,因為他的目標從來不是靈感寺,而是整個佛門!(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