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九百一十章 李承乾受傷
    “駕駕~”長安城已經遙遙在望,但是李休卻依然心急如焚的抽打著馬匹,跨下的戰馬如同長了翅膀一般飛速前行,幸好現在天色還早,道路上的行人也不多,再加上官道又十分的寬闊,倒也不用擔心撞到行人。

    當明德門出現在李休的眼前時,他也毫不減速的一沖而過,守門的將士剛想阻攔,結果后面的侍衛就高呼道:“燕國公回京,無關人等速速讓開!”

    聽到是李休回來了,守門的將士也立刻閃到一邊,城門周圍的百姓也都是議論紛紛,不過很快就被守門的將士給驅散了,甚至嚴禁周圍的百姓討論,正所謂“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上一次長安出現這種情況還是玄武門之變時。

    李休騎著馬如同一陣風似的沖過朱雀大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進宮面見李世民,結果卻被告知李世民并不在太極宮,而是去了李承乾所在的東宮,于是李休又轉道去了東宮,結果剛一進東宮,就看到長孫無忌迎面走來,這讓他也急忙上前,一把抓住對方道:“無忌兄,太子怎么樣了?”

    李休在洛陽時忽然接到李承乾騎馬受傷的消息,而且據說傷的極重,整個人昏迷不醒生死未知,這也讓他大吃一驚,急忙以最快的速度趕回長安,這一路上幾乎都沒怎么休息,畢竟李承乾不但是他的學生,同時還是大唐的太子,如果他有什么意外,恐怕大唐的江山也會因此而產生動搖。

    “駙馬你可來了,太子的情況不妙,這都好幾天了,可是他的傷勢卻依然時而反復,時不時就會昏迷過去,陛下這幾天也是無心政務,幾乎是寸步不離的守在東宮!”長孫無忌這時也是長嘆一聲道。

    對于這次李承乾忽然受傷的事,長孫無忌也感到有些措手不及,而且李世民可以扔下政務不管,但他卻不能不管,因此這段時間他和房玄齡、杜如晦等人都是忙的要命,他這次來東宮就是勸說李世民回去處理政務,可惜卻沒有任何的效果。

    “御醫怎么說,有沒有請孫道長?”李休這時再次急切的追問道,李承乾受傷的消息是通過飛奴司傳到洛陽,然后他又以最快的速度回京,不過就算是這樣,中間也隔了好幾天的時間,但是李承乾的傷情卻依然這么嚴重,這讓李休心中也不由得蒙上一層陰霾。

    “都請過了,孫道長也一直守在太子的身邊,不過這次太子從馬上摔落,而且又被馬蹄踩中,當時人就已經昏迷不醒,后來經過御醫與孫道長的搶救,這才保住了性命,只不過聽孫道長說,太子內腑也受了很嚴重的傷,所以十分的棘手,一般的藥石也很難奏效,這也是太子時而昏迷時而清醒的主要原因!”長孫無忌這時也一臉苦笑的道,他之前把所有賭注都押在李承乾身上,萬一李承乾真有什么三長兩短,到時他真的是哭都找不到地方。

    “太子怎么會從馬上摔下來,他身邊的護衛都是干什么吃的?”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氣惱的道,雖然他和李承乾之間出現了一些問題,但對方畢竟是他一手教出來的學生,現在聽到李承乾竟然傷的這么嚴重,這讓李休也是萬分的惱火。

    “這……”長孫無忌這時卻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什么難言之隱似的?

    “怎么了,難道這其中還有什么隱情不成?”李休也發現了長孫無忌的異樣,當下也再次追問道,甚至腦子中已經閃過一些猜測,難道李承乾受傷的背后有什么陰謀?

    “唉,本來這件事話我是不應該說的,不過李兄你不是外人,我也不瞞你了,其實太子這次受傷也不能怪別人,要怪只能怪他自己!”長孫無忌這時再次嘆息一聲,隨后這才苦笑著開口道。

    “怪他自己?”李休聽到這里先是一愣,隨后就再次急切的問道,“無忌兄你快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提到李承乾受傷這件事,只見長孫無忌也是滿臉的苦笑與無奈,隨后只見搖了搖頭,這才緩緩的將李承乾受傷的經過講了一遍,而李休也是越聽眉頭皺的越緊,他沒想到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里,竟然發生了這么多的事。

    事情的經過還要從之前為李承乾選妃開始講起,李承乾本來就不愿意成親,但是在李世民和長孫無忌的逼迫下,他也不得不同意,最后為了表示自己的抗議,還十分隨意的選了蘇氏為太子妃,估計李世民也感受到兒子心中的怨氣,最后也順了他的心意,于是選妃的事就這么定了下來。

    李休本以為選妃的事已經結束了,甚至連長孫無忌也這樣想,可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自從這件事后,李承乾就像是變了一個似的,本來學的好好的政務也不管的,反而成天帶著人外出游玩,甚至還流連于市井酒樓之間,做出不少出格的事。

    對于這種情況,長孫無忌剛開始還勸說幾句,可是李承乾表面上答應的好好的,但是一轉身就把長孫無忌的叮囑拋在腦后,該怎么玩還怎么玩。

    看到自己勸了幾次都沒用,長孫無忌也不再勸了,因為他覺得這是李承乾在發泄他的不滿,估計過段時間就會好轉,所以他也沒有太在意。

    可是沒想到一段時間后,李承乾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胡鬧了,整天都見不到人影,而李承乾出事那天,正是他與一幫紈绔子弟鮮衣怒馬的跑去城外打獵,本來李承乾的身手很好,哪怕是打獵也不應該出意外。

    可是也不知道李承乾那天吃錯了什么藥,聽說山中有老虎出沒后,竟然非要進山找老虎,最后還真讓他找到了,可惜是他騎的馬卻被老虎嚇的受驚,一時間在山亂竄,最后李承乾勒不住馬,不但從馬上摔了下來,而且還被馬踩中,差一點就死在了山里。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我現在也十分的后悔,早知道當初就應該狠下心訓太子一頓,實在不行讓陛下出面也行,這樣也好讓他早一點收心,至少不會發生這次受傷的事!”長孫無忌最后頗有些后悔的道。

    李休聽完之后也不由得眉頭緊急,他同樣也沒想到李承乾竟然會如此的放縱自己,結果才導致今天之禍。過了好一會兒,只見他這才抬起頭道:“無忌兄也不必太過自責,這件事本是意外,也不能說是誰的責任,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治好太子的傷!”

    “是啊,陛下這幾天也一直念叨著你,估計也是希望你這個大國手能夠再施妙手,救好太子的傷。”長孫無忌這時再次開口道。

    “無忌兄就不要開玩笑了,我的醫術你也不是不知道,治一些外傷還行,可是對于像這種傷到內腑的情況,就要孫道長他們這些大夫了。”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苦笑一聲道,這次他恐怕要讓李世民失望了。

    “無論如何,你能及時趕來就已經十分難得了,就算治不好太子,你也要勸一勸陛下,這幾天陛下不但不理政務,而且還吃不下睡不著,短短幾天時間,整個人就瘦了一圈,以前還有皇后能勸他,可是皇后的身體本來就不好,這次承乾受傷,她更是大受打擊,現在也是一病不起,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勸一勸陛下,若是他再倒下,那我大唐恐怕就真的要出亂子了!”長孫無忌這時再次嘆了口氣道。

    “無忌兄放心,我這就去見陛下!”李休當即一拱手,然后轉身就往李承乾的寢宮走去,而他背后的長孫無忌看著他的背影,卻是再次嘆息著搖了搖頭,李承乾這次的事,不但讓他十分的失望,而且也動搖了他的信心,甚至覺得自己之前是不是真的看錯了人?

    李休并不知道背后長孫無忌心中的想法,只見他大步來到李承乾的寢宮,還沒有進到殿中,就已經聞到一股刺鼻的中藥味,殿門外也有重重的侍衛把守,不過看到是李休時,這些侍衛倒是沒有阻攔,這讓他也徑直來到殿中。

    李承乾的寢宮中的藥中更濃,當李休轉過幾道屏風,也終于見到了躺在床上的李承乾,只見對方這時臉色臘黃,臉頰也凹陷下去,看起來無比的憔悴,而李世民正背對著李休坐在床邊,雖然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是李休卻感覺李世民這時的背影看起來十分的凄涼,似乎整個人一下子變老了許多,連魁梧的身形都垮了下來。

    “陛下!”李休輕輕的邁步走上前,然后低聲向李世民行禮道,這時他才看到李世民也瘦了許多,不但臉色憔悴,鬢角的發絲在不知不覺中竟然增添了幾絲銀光,明明才三十多歲的人,看起來卻像是四五十歲似的,再也不復第一次見到他時的神采飛揚。

    聽到李休的聲音,沉思中的李世民這才清醒過來,當下抬頭看了他一眼,嘴角牽扯著勉強露出一個笑容道:“李休你來了!”

    “是,太子他……”李休這時想要安慰一下李世民,但卻又不知道說什么好,一時間也有些語塞,而且他這時看到床上的李承乾,卻忽然眼睛一縮,因為他發現了一個之前被自己忽略的情況。(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