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九百七十二章 昂貴的書籍
    七娘本來就是造船的,而且張十一的海貿生意中也有她的股份,所以她對海貿還是有些了解的,據她所知,大唐雖然重視陸上的絲綢之路,但是對于海貿也同樣是比較鼓勵的,特別是像泉州、廣州這樣的港口城市,更是對海貿大開方便之門,畢竟它們最大的稅收就來自于海貿,扣押貨物的事雖然不是沒有,但也十分少見,除非是違背了大唐的律法,運輸一些違禁的東西。

    也正是知道上面這些,所以七娘才對李承道的貨物被扣押的事感到好奇。而這時只見李承道卻是神秘的一笑道:“想要知道什么貨物,七娘你來看一看就知道了,我猜你肯定想不到!”

    看到李承道說的這么神秘,七娘也不由得倍感好奇,當下就跟著李承道來到船上,這些貨物并不像其它的貨物那樣只用麻布包裝著,而是用木箱子盛著,被搬上船后就運到最上層的船艙里,一層層的壘起來,因為下層的船艙比較潮濕,所以只有比較貴重的貨物才會保存在上層。

    當下只見李承道將一只箱子搬下來,然后將上面的封條撕開,這才輕輕的打開,結果露出箱子中一層層的“貨物”,而當七娘看到箱子里的東西時,卻不由得驚訝的瞪大眼睛道:“書?你等了好多天的貨物竟然是這些書?”

    只見李承道打開的箱子里,層層疊疊的堆放著一本又一本的書籍,而相比七娘的驚訝,只見李承道卻是十分愛惜的輕輕的撫摸了一下箱子里的書籍,然后這才開口解釋道:“七娘你有所不知,這些書籍看似不起眼,但其實卻是古人千百年來總結出來的各種經驗,我和四叔等的遠赴海外,現在也慢慢的穩定下來,帶去的將士也娶妻生子,可是這些孩子在海外長大,若是不學習咱們漢人的文化,遲早都會變得和當地的土人一樣,所以這些書籍可比任何貨物都要貴重!”

    七娘剛開始只是沒有反應過來,現在聽到李承道的話,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畢竟她和李承道都是李休的學生,所學的東西相通,溝通起來自然比一般順暢,因此只見七娘也立刻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難怪你為了這些書等了這么多天”

    只見七娘說完之后,伸手拿起箱子里的一本書翻了翻,結果發現這是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除了這本之外,剩下的也都是一些與醫學有關的書籍,而這時李承道也再次開口道:“美洲那邊太過落后,各方面都無法與咱們大唐相比,比如醫學方面,可以說我們在美洲最大的問題就是生病后無人醫治,畢竟大夫實在太少了,只有義父那邊才有幾個大夫,這次我把這些醫書帶過去,再加上那幾位大夫的經驗,希望可以培養出一些大夫來!”

    七娘聽到這里也不由得更加心疼李承道,緊接著又有些后悔的道:“我倒是懂一些粗淺的醫術,都是平時無聊時,跟著大哥和孫道長學的,可惜當時沒有下苦功,早知道如此的話,當初就應該多學一點!”

    聽到七娘的話,李承道卻是笑著將她攬在懷里,一臉溺愛的道:“傻瓜,你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什么都精通,而且你在造船方面的造詣已經可以稱得上大師了,十一哥走的時候都說了,你這一走,造船作坊都要開不下去了。”

    “咯咯~,十一哥又不缺那點錢,不過說起造船,你們那邊的造船技術的確是太差了,我看了一下你們從美洲帶來的幾條船,不但設計糟糕,工藝也差,沒在海上散架已經十分不容易了,等到了美洲后,你就把造船的事交給我,看我給你造出一批頂尖的海船來!”七娘說到最后時,臉上也露出一副自信的表情。

    說起來七娘這次去美洲可不僅僅只有她一個,另外她還從造船作坊挖了一些頂尖的老工匠,別看這些工匠年紀大了,干活可能也不太利索,但是經驗和技藝卻都是頂尖的,平時在造船作坊不用干活,專門帶徒弟。

    七娘知道美洲需要造船,所以就花重金招募造船的匠人,年輕的匠人拖家帶口的,一般都不愿意去,反倒是這些老匠人覺得自己活不了幾年,兒孫們也都長大了,與其在家里等死,還不如接下這筆重金,也算是給兒孫們留下一份家業,這也相當于七娘用重金將他們剩下的時間都買斷了,等到了美洲,他們也只需要將手藝傳給那邊的徒弟就行了。

    李承道對于七娘造船的本事也是十分的信服,去年他回美洲時,就帶走了幾條七娘設計的海船,結果那些海船的確是性能優良,不但速度快,而且還十分平穩,操作起來也簡單,比他們在美洲自己造的那些小破船簡直好太多了。

    “對了,既然這些都是書,那泉州的官府為什么要扣押啊?”正在這時,七娘忽然想到這個關鍵的問題,當下她也再次開口道,畢竟書籍應該不是什么違禁的貨物才對啊?

    “就是因為是書籍,所以才被官府給扣押的,這件事說起來還和先生有關,據說是不想讓中原的文化與技藝外流,免得便宜了敵人,所以才對這些查的比較嚴。”李承道說到最后時,也不由得露出一個無奈的苦笑,恐怕這件事連李休都想不到。

    “都現在了就別再叫先生了,還是叫大哥吧!”七娘聽到李承道還是管李休叫先生,當下也不滿的糾正道。

    “這個……叫習慣了,一時間改不了口。”李承道聽到妻子的話也不由得臉上一紅道,雖然現在他已經是李休的妹夫了,但是從小到大他就一直做李休的學生,所以在身份上一時間也有些轉變不過來。

    七娘也能理解李承道,當下撲哧一笑也沒有再說什么,當下她又看了看其它的箱子,結果發現全都是各種類型的書籍,醫學、農學、儒學等等,甚至連占卜星象的書都有,這么多書堆在一起,簡直可以和一個小藏書樓相比了。

    “十一哥也真是有本事,竟然能搜集到這么多的書,也真是難為他了!”七娘將一個箱子合上,然后也不由得露出敬佩的表情道。要知道這個時代的書籍可是十分稀有的,別說一般人了,連讀書人都很少能擁有藏書,他們平時想要讀書的話,大多只能靠借,然后自己秉燭達旦的去抄寫,若是有人擁有豐富的藏書,那簡直可以稱得上是一筆雄厚的財富。

    “是啊,不過可不能只感謝十一哥,更應該感謝還是咱們從美洲運來的那些金銀,比如咱們眼前的這些書籍,簡直可以和同體積的金銀相比!”李承道說到最后時,也不由得露出幾分心疼的神色。

    去年李承道從美洲運來了不少的金銀,其中有一半的收益都交給了張十一,讓他盡量的去買書,買不到就借,然后再雇人抄寫,最后花了足足一年的時間,以及無數的錢財,才搜集了這么多書,如果把買書的錢換成糧食,恐怕他們整個船隊都裝不下。

    “書有這么貴嗎?”七娘聽到這里也不由得驚訝的問道,她從小長于富貴之家,特別是懂事時就跟著李休,從來沒有為生計上的事發過愁,至于書籍這些東西,家里也隨處可見,哪怕沒有也可以讓人去買,她也從來沒有關心過價格。

    “七娘你還真是和我一樣,以前我也不知道書籍的價格,后來去了美洲,更是沒機會接觸書籍,直到前兩年能夠派人回來,這才準備購買一些書籍,結果當得知書籍的價格時,我也嚇了一跳。”

    李承道說到這里時,只見伸手從一個箱子里拿出一本書繼續道:“比如這部《春秋左傳》一共三十五卷,每卷就要一千文,也就是一貫錢,一本就要三十五貫,而大唐的糧食也不過才幾文錢一斗,你算算這本書能換多少糧食?”

    “一本就要三十五貫?”七娘聽到這里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震驚的道,三十多貫足以讓一個七口之家過上一年的富足生活了,可這僅僅只是一部書的價格,難怪大唐的讀書人那么少,因為一般人連書都買不起,更別說讀書了。

    “其實美洲那邊需要的書還有很多,不過我也不能把錢都換成書,所以暫時也只能先買這些了,等以后多收集一些金銀,然后再運到中原來換書!”李承道這時也嘆了口氣道,哪怕是美洲盛產金銀,面對高昂的書籍價格,他也感覺有些吃不消。

    七娘這時還沒有從書籍震撼的價格中清醒過來,當下有些懵懂的點了點頭,這時書籍也差不多搬上船了,于是李承道帶著七娘回到住處,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后天就啟程去美洲,而七娘的嫁妝也很多,一些不太重要的已經搬上船上,但是一些比較重要的東西卻需要她親自收拾,李承道也來幫忙,結果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在七娘的嫁妝中竟然藏著許多的驚喜。(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