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一千零五章 殺過來了
    東方的天際微微發白,崔干揉了揉發漲的太陽穴,然后站起來打開窗子,深吸了一口帶著晨露的空氣,這才感覺胸中舒暢了一些,不過想到這段時間的煩心事,他的眉頭也不由得再次皺了起來。

    今天晚上崔干又是一夜沒睡,事實上這段時間他經常是整夜整夜的睡不著,一來是因為他的年紀大了,人老了之后睡眠自然也變少了,二來則是因為李休把印書局搞出來后,讓他們這些世家也是陣腳大亂,這段時間為了商議如何應對這件事,他們這些世家出身的官員之間也沒少爭吵。

    說起來世家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而是分成很多的派系,這主要與世家的內部結構有關,表面上看,世家就是一個巨大的家族,世代以詩書傳家,老人在家中指導族中的子弟讀書,傳授祖先留下來的學問,而正值壯年的人在外為官,負責支撐家族的名望,年輕人則努力讀書,為科舉做準備,只要能夠進入官場,自然有族中的長輩提攜。

    可以說在外人看來,世家內部的這種結構真的是十分的和諧,即有老年人傳授知識,又有中年人為官保障家族的利益,年輕人也在為家族的未來而努力,這一點崔干就是個很好的例子,當然以他的年紀,早就應該回家養老了,不過他現在只差一步就可以登臨相位,所以他也不甘心就這么退下來,雖然李世民對世家一直持打壓的態度,但有時一些事情也并不是他這個皇帝能決定的,所以崔干想做宰相也并非沒有任何希望。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各個世家的人口也越來越多,于是按照血緣的遠近,世家內部也分化成許多小一些的家族,這些家族按照祖先的排行,又被稱為大房、二房、三房等等,比如崔干就是博陵崔氏大房出身。

    世家之間雖然有聯姻,但同樣也有利益上沖突,世家內部的派系也同樣如此,所以房與房之間的爭斗也從來沒有停止過,這也導致了世家在遇到問題時,不能像一個國家那樣只聽皇帝一人的話,而是需要各房坐下來商議,一般來說,哪個房做官的人越多,官職越高,那么這個房的話語權也就越重。

    這還只是一個世家的內部,可是現在隨著印書局的出現,面臨危機的卻是所有世家,每個世家的內部就要分成那么多的派系,而現在這些派系卻要坐下來一起商議對策,結果自然不出意外的吵了起來。

    崔干做為博陵崔氏官職最高的人,同時也代表著崔氏大房利益的一方,自然也參與到了這次的商談中,事實上這次商談本來就是他提議的,因為也是他第一個看清了印書局對世家的威脅,所以才想讓世家聯合起來,共同應對這個難關。

    不過現在崔干卻后悔了,雖然各個世家在知道了印書局的事也都十分重視,而且還派了不少人來長安商議,可是這些人只要一坐下來,就會發生無盡的爭吵,世家與世家之間,世家內部的各房之間,幾乎很難達成什么一致的意見,結果這段時間除了爭吵之外,根本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

    一想到上面這些,崔干感覺自己的腦袋再次漲了起來,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世家之間的爭吵也慢慢的明朗起來,現在主要是分成兩派,第一派主要就是以鄭氏為首的強硬派,他們主張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印書這件事徹底毀掉,哪怕是使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不過鄭氏他們主張的做法實在太過激烈,很多人擔心會引起嚴重的后果,所以也并不認同,而是覺得可以通過其它的辦法,減小印書這件事對他們這些世家的影響,比如加強對科舉的控制,培養更多的人才等等,這一派可以稱之為溫和派,主要是以博陵崔氏為首,比如崔干就比較認同這種做法,畢竟鄭氏的那些人太過偏激,而且手段也實在上不了臺面。

    強硬派和溫和派的實力相當,雖然崔干不認同強硬派的做法,但并不代表著其它人不認同,事實上在明白了印書局對他們世家的沖擊后,很多世家就已經慌了手腳,甚至有人揚言要燒了印書局,對于這種愚蠢的言論,崔干等人一向都是嗤之以鼻。

    昨天晚上,崔干等人代表各自的世家又坐下來商議,可惜剛開始沒半個時辰,兩派就又吵了起來,結果鄭氏中有人竟然罵他們這些人為膽小鬼,這下也把崔干等人氣的拂袖而去,不過回來后崔干回來后也是氣的一夜沒睡。

    想到上面這些,崔干也不由得長嘆一聲,印書局是李世民對付他們的一件利器,而且現在這件利器已經架在了他們這些世家的脖子上,甚至他還聽說,李世民竟然讓長孫無忌等人修訂論語,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在大規模印刷論語做準備。

    “真是多事之秋啊,偏偏各個世家的意見還達不成一致,難道天要亡我們這些世家不成?”崔干這時看著東方天際的朝夕自語道,蒼老的臉上也露出一種復雜難明的神色。

    說到這里時,崔干也不由得想到上次自己去見李休時的情景,雖然他努力想要說服李休,讓他加入到自己這方的陣營,可惜他與李休之間的分歧太大,而且李休的志向他也無法理解,最后只能不歡而散。

    “轟~”也就在崔干正在深思之時,忽然他聽到自己家的前院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這讓他也不由得一愣,因為現在才剛剛天亮,恐怕除了自己外,家中的人都還沒有睡醒,怎么會有人敢搞出這么大的動靜,難道就不怕自己怪罪嗎?

    想到上面這些,崔干也不由得眉頭一皺,當下推門出了書房,準備讓人去前院看一看,結果還沒等他這邊派人去,卻只見一個下人連滾帶爬的從前面跑進來,看到他更是大喊一聲道:“老爺!大……大事不好了,有一支人馬沖破了大門,正向內宅這邊殺過來!”(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