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一千零十二章 世家間的爭吵
    “欺人太甚!”鄭仲一拍桌子怒火萬丈的大聲道,他們一群人去到宮中向李世民討個說法,結果卻只被對方以“馬匹受驚”這種誰也不相信的理由給擋了回來,這口惡氣也實在讓人難以咽下。

    “陛下這是完全不把咱們這些人放在眼里,所以才隨便找了這么一個荒唐的理由!”這時另外一個世家官員也十分憤怒的道,他的話也引起了其它人的憤慨,一個個也開始將自己胸中的怒火傾泄出來,一時間整個房間里吵吵嚷嚷的好不熱鬧。

    “都給我閉嘴!”不過也就在這時,忽然只聽一個蒼老中又帶著幾分怒意的聲音響起,一下子將房間里其它人的聲音給蓋了下去,整個房間也隨之安靜下來。

    “崔公您這是干什么,大家受了氣,難道就不能發泄一下嗎?”這時有人對崔干有些不滿的道,雖然崔干的名望高,但在座的眾人也全都是世家中的代表人物,誰也不比誰差多少。

    “哼,罵幾句就能把事情解決掉嗎,如果這么簡單的話,那老夫也跟著你們一起罵!”崔干卻是毫不留情的懟了過去道,從今天早上平陽公主砸了他的家開始,他心中就憋著一股邪火,不過這股邪火并不是對平陽公主,而是沖著面前坐著有某些人的。

    聽到崔干的諷刺,那個不滿的人也不由得有些訕訕的坐了下來,不過鄭仲這時看到氣氛有些尷尬,當下也站起來打圓場道:“崔公的意思我明白,大家現在吵吵鬧鬧的確無助于解決問題,不過這也不能怪咱們,實在是陛下太過偏袒平陽長公主,所以大家心中難免會有些不平之氣。”

    “鄭侍郎所言極是,平陽長公主仗著自己的身份,毀我府邸、傷我奴仆,這個仇一定要報!”正在這時,一個頗為年輕的官員站起來叫道,年輕人氣盛,自然更難以忍受這樣的侮辱,而且他的想法也更簡單,直接將目標指向了砸了他府邸的平陽公主。

    聽到有人提起平陽公主砸了自己府邸的事,在座的官員也再次憤怒起來,畢竟他們一個個出身世家,現在也是身居要職,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折辱,于是所有人都將矛頭轉向平陽公主,甚至不少人開始討論如何才能讓平陽公主因今天的事而付出代價,甚至逼她幫自己重建府邸?

    “夠了!”正在這時,只見崔干卻是再次怒吼一聲,一張老臉氣的顏色都變了。

    “崔公到底是何意?”鄭仲看到崔干兩次三番的怒斥眾人,當下也頗有些不悅的問道,畢竟剛才自己已經打過圓場了,現在崔干再發火,也就相當于駁了他的面子。

    “哼,你還問我何意?我倒是想問一問你,到底是誰給你們的膽子,竟然敢去刺殺李休?”崔干這時卻是冷笑一聲質問道,他之前對鄭仲還是頗為欣賞的,覺得對方有眼光有魄力,可是卻沒想到他的膽子竟然也這么大。

    “原來崔公是在為這件事生氣。”鄭仲這下終于明白崔干的火氣為什么那么大了,不過他卻是淡定的一笑接著又道,“咱們現在之所以面臨這種困局,最主要就是因為李休,既然如此,那為何不想個一勞永逸的辦法,從而徹底的消除掉這個威脅呢?”

    “你還知道李休是我們世家最大的威脅?”崔干聽到這里卻是冷笑一聲道,“既然如此,那你們為何不想一想,現在你們已經把李休給徹底的惹怒了,接下來他又該用什么辦法來對付咱們,而不是去考慮平陽公主拆了你們的府邸?”

    崔干的話一出口,使得在座的所有人全都冷靜下來,事實上他們做為世家中的出色人物,自然也沒有一個蠢人,只不過之前因為被憤怒迷住了眼睛,這才忽略了最重要的事。

    “怎么都不說話了,是不是覺得老夫的話說重了?”崔干看到眾人不再開口,當即冷笑一聲再次道,“那老夫就說的再重一點,平陽公主就算是拆了咱們的府邸又如何,甚至就算她把咱們都殺了,也不會傷到世家的根基,可是李休卻不一樣,他直接就是在挖掘世家的根基,雖然短時間內可能看不到效果,但只要咱們失去了根基,總有一天會轟然倒下……咳咳~”

    崔干說到后面時,因為太過激動而劇烈的咳嗽起來,一時間無法再說下去,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只見他平復了一下呼吸,然后轉向鄭仲道:“我能理解你們的想法,可是你們也要明白一個道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你們若是真的能殺了李休也就罷了,雖然后續會很麻煩,但總算解決了一個最大的威脅,可是現在李休不但沒死,反而還徹底的站在咱們世家的對方面,接下來你們就等著他的報復吧!”

    “崔公您的話我大部分都同意,不過李休本來就是陛下的心腹,早就站在咱們的對立面了,上次您打算招攬他,不是也被他給拒絕了嗎?所以就算咱們對李休再怎么退讓,也不會讓他放過咱們,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撕破臉皮,唯一的失算就是讓他逃過一劫。”鄭仲說到最后時,臉上也閃過幾分森森的殺機。

    刺殺李休的幕后主使的確是鄭仲,不但是他,在坐的十三個世家官員中,有七個都參與了這件事,而他們之所以瞞著崔干這些溫和派,就是怕他們反對,所以才打算來個生米做成熟飯,只要李休一死,崔干等人就沒有選擇的余地了,只能跟著他們一起對付李世民。

    “大錯特錯,本來我們與李休只是理念不同,根本沒有什么生死之仇,可是現在因為昨夜的刺殺,已經讓李休徹底的恨上了咱們,所以日后他對付咱們的手段只會更加的激烈!”崔干這時有些痛心疾首的再次道。

    “那……有沒有補救的辦法?”這時只見一個中年人有些擔心的開口問道,這個中年人正是出自清河崔氏的崔復安,當初他和鄭仲曾經一起拜訪過崔干。

    崔復安也屬于溫和派,所以崔干對他的臉色倒是比較緩和,當下再次開口道:“我已經派人給李休送信,約他再見一面,希望能有一些效果。”(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