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遼東戰事(上)
    今年遼東的冬天來的更早一些,這才剛進到八月,山谷里的風就像是夾著刀子一樣,哪怕裴行儉把身上的棉衣裹的再緊,也依然感覺到一股股刺骨的寒意,這里雖然是山谷,但非但避不了風,反而還有山風從谷中穿過,更讓人感覺全身都要被凍麻了。

    不過裴行儉還是頂著寒風在山谷中巡視了一遍,這個山谷隱藏著兩千唐軍,領兵的正是蘇定方,按照他們得到的消息,明天將有一支運糧的隊伍從山谷附近經過,而他們的目的就是要燒掉運糧隊中的糧食。

    這幾年蘇定方一直不斷的對高句麗派兵襲擾,剛開始用最簡單粗暴的辦法,那就是直接殺進高句麗境內,毀掉即將成熟的糧食,畢竟很多糧田都是連成一片,即將成熟時又比較干燥,只要一把火就能造成極大的損失。

    不過這兩年高句麗也吸取了教訓,開始在一些產糧地駐扎重兵,甚至還在交通要道修建了一些簡易的堡壘,可以說下了不少的本錢,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高句麗這些不但有大唐這個外患,內部也是紛爭不斷,再加上天災等原因,使得糧食也極為缺乏,若是任由蘇定方這么破壞下去,恐怕用不著大唐攻打,他們自己就會倒下去。

    高句麗上面的這些做法,也讓蘇定方增加了不少的麻煩,想要放火燒掉高句麗的糧食也變得很困難,于是他在今年就改變了做法,不再把重點放在地里正在生長的糧食,而是放在了糧食收割后的運輸上,畢竟高句麗的核心在平壤,邊界上的這些糧食收獲后,都要集中往東北方向運輸,毀掉一個運輸隊的糧食,幾乎就相當于毀掉了幾百傾的良田。

    這個山谷比較隱蔽,不過高句麗人也十分的小心,之前一直不斷的派探子巡視,所以蘇定方也十分的小心,比如現在連火都不能升,就是怕被人發現他們的蹤跡,裴行儉出來巡視,也主要是看看士卒中有沒有人擅自升火取暖,或是大聲喧嘩等,免得暴露了行蹤,到時不但伏擊失敗,甚至可能引來大批高句麗的軍隊,說不定他們這些人都得留在這里,畢竟這里已經深入到高句麗境內,若是被包圍想逃都不好逃。

    山谷中的這兩千人都是蘇定方手下的老兵,有些人從當初攻打突厥時就跟著蘇定方了,而且他們深入高句麗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這些人倒是都懂得規矩,這時一個個都默默的呆在帳篷里,或是擦拭武器,或是就著涼水啃干糧。

    說起來隨著大唐的富足,軍中的將士也跟著享福,以前軍隊的干糧只有一種,那就是烤干的面餅,硬的簡直可以當盾牌用,不過這幾年軍中的干糧各類增加了許多,普通將士也能吃到肉干之類的,甚至偶爾還會有美味的罐頭。

    裴行儉在營地里轉了一圈后,然后又去問了下在外圍巡視的將士,也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這才放心的回到營里,因為這次軍隊是輕裝簡行,帶的東西也盡可能的少,比如下面的將士都是二十人擠一個帳篷,可以說躺下連腳都伸不開。

    而裴行儉和蘇定方也以身做責,他們兩人也合住在一個帳篷里,畢竟相比普通的將士,他們需要商議對策、計劃行軍的路線等等,必須要有一個相對安靜的環境。

    裴行儉回到營帳,發現蘇定方正在親自畫一副地圖,說起來這個山谷算是他們深入高句麗最遠的地界,之前并沒有這里的地圖,所以到了這里后,蘇定方就開始著手將附近的地形畫出來,日后若是攻打高句麗的話,也許會用得著。

    “先生畫的地圖真是標準!”裴行儉走到蘇定方的旁邊,看了一下他繪制的地圖,當下也不由得開口贊嘆道。

    “呵呵,不是我畫的好,而是軍校里教的好,說起來繪制地圖的標準還是駙馬定下來的,只要按照他定下的辦法來繪圖,一般都不會有什么太大的問題。”蘇定方這時卻是笑著開口道,他也曾經在軍校學習過,這個繪制地圖的辦法就是軍校里教的。

    “原來是出自駙馬之手,難怪先生畫的這么好。”裴行儉聽到這里也不由得再次一笑道。

    “對了,外面有情況嗎?”蘇定方這時將手中的筆放下,然后抬頭詢問道,雖然他接到的情報上說,運糧的隊伍會在明天經過,但也不排除對方會早一天經過,所以他在山谷附近也安插了不少探子,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人將山谷外的情況送過來。

    “暫時還沒有,而且我看天都快黑了,估計今天對方是不會來了!”裴行儉當即回答道,外面的風很大,天空中也密布著烏云,再加上天也快黑了,所以他估計運糧的隊伍這時也應該扎營休息了。

    蘇定方聽到這里也是點了點頭,然后揉了揉肚子笑道:“剛好我也餓了,咱們一起吃點飯吧,否則晚上不能點燈,吃飯都找不到嘴了!”

    聽到蘇定方說要吃飯,裴行儉卻是苦笑一聲,因為只有他知道對方說吃飯是什么意思,只見他無奈的轉身來到自己睡覺的地方,然后從自己帶的東西中拿出一個特殊的容器,然后往里面放了一包東西,又拿出一瓶罐頭放進去,最后才澆上水,結果不一會的功夫,里面竟然冒出蒸騰的熱氣。

    “哈哈~,守約你真是好福氣,竟然娶了駙馬的學生,真的可以稱得上是才貌雙全,現在咱們都能吃得上熱飯了!”蘇定方這時卻是大笑一聲夸贊道,因為不能升火,所以平時連口熱飯都吃不到,不過現在多虧了裴行儉的那位新婚妻子,他們終于能吃上一口熱飯了。

    “其實這個辦法很簡單,無非就是生石灰遇水發熱而已,可惜咱們之前都沒想到。”裴行儉聽到蘇定方夸自己的妻子,當下也露出十分思念的表情道。(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