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長門怨
    徐惠是個極有才情的女子,她年幼入宮,并且在宮中長大,今年也剛好十七歲了,只不過李世民將她召進宮后,就已經忘了她這個才女,畢竟宮中的美女那么多,也不差她一個,李世民可沒耐心一年年的看著她長大。

    當然徐惠剛進宮時還小,也根本不懂什么男女之情,可是后來隨著年紀的增長,她也明白自己注定是皇帝的女人,但她只是一個小小的才人,平時沒有李世民的召見,連見他一見都很難,更別說引起李世民的注意了。

    不過聰明人總歸會想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徐惠很快就以自己的辦法引起了李世民的注意,而且這個辦法也十分的大膽,那就是她寫了一首詩,又賄賂了李世民身邊的宮女,請對方將自己的詩夾到李世民要處理的奏折上,以自己的才華再次打動了李世民。

    “舊愛柏梁臺,新寵昭陽殿。守分辭芳輦,含情泣團扇。一朝歌舞榮,夙昔詩書賤。頹恩誠已矣,覆水難重薦。”只見長孫無忌這時輕聲將徐惠寫給李世民的那首《長門怨》吟誦出來,隨后也扭頭向李休笑道,“駙馬覺得這位徐才人的才情如何?”

    “好一首《長門怨》,借著班婕妤來抒發自己心中的情感,明著是怨,暗中卻是情,也難怪陛下會動心!”李休聽完這首長門怨后,也不由得大為贊嘆的道,他早就知道歷史上的徐賢妃極有才華,而且又極為重情,現在親耳聽到她寫的這首詩后,也不由得對這位才華橫溢的女子產生了幾分好感。

    “哈哈哈哈~,駙馬點評的也極是切題,這首詩名為怨,實為情,特別是對于陛下來說,更是無法抗拒這樣有才情的女子,所以這一入溫柔鄉中,從此君王不早朝啊!”長孫無忌最后也忍不住調笑了李世民幾句道,本來他身為臣子,用這樣的話來形容李世民其實是有些不敬的,不過若是以朋友的身份來說這些就沒問題了。

    “這個徐惠即如此有才情,定然是個聰慧之極的女子,難道她就不知道陛下因她而罷朝,只會給她引來大禍嗎?”李休聽到這里卻是再次皺起眉道,他記得歷史上對徐惠的描述十分正面,甚至她還寫過一篇十分有名的文章勸說晚年的李世民息兵罷役,這也讓后世人對她的評價極高,這樣的女子怎么會不勸說李世民國事為重?

    “這個我倒是打聽到一些消息,其實這位徐才人倒是多次勸說陛下國事為重,但陛下一來對這個徐才人寵愛無比,二來似乎也不想這么快就立太子,畢竟褚遂良等人一直逼著陛下立太子,所以才借故幾天不上朝。”長孫無忌這時再次開口道。

    他連徐惠寫給李世民的詩都能搞到手,知道內宮中的一些事情也很正常,甚至李休猜測就連李世民說給徐惠的情話可能他都能打聽到,由此可知長孫無忌在內宮中安插了多少的人手。

    “原來如此,不過陛下這么一直躲著也不是辦法,立太子的事也的確應該考慮了。”李休這時也撫著胡須再次說道,古代男子全都蓄須,甚至一把漂亮的胡子比相貌還要重要,所以他也入鄉隨俗,留了一副短須,所幸他的胡子長的還不錯,看起來倒也挺精神。

    “我雖然沒有像褚遂良等人那么苦勸陛下立太子,不過我也和你想的一樣,畢竟大唐一日無太子,江山社稷就一日不穩,所以陛下也的確應該早點立下太子,只不過對于太子的人選,陛下那邊還沒有什么表現,但朝堂上卻已經吵成一團了。”長孫無忌這時再次開口道,說起太子的人選時,他的眼睛也一直盯著李休。

    “太子的人選無非也就是魏王和晉王,而且這件事也全都要看陛下的意思,朝堂上的群臣吵的再兇也沒用,咱們還是不要替陛下操這個心了!”李休這時卻是表情淡然的道,他就知道長孫無忌來探望自己的目的肯定不單純,現在果然又來試探自己的意見。

    聽到李休對太子人選的態度上還是一副放任不管的態度,這讓長孫無忌也不由得露出無奈的表情,最后猶豫了片刻終于一咬牙道:“李兄,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那我就把話直說吧,雖然陛下沒有決定立誰為太子,但據我收集到的情報,陛下心中似乎更加偏向于魏王,若是日后魏王真的被立為太子,到時可還有你我立足之地?”

    “呵呵,皇位是陛下的,他立誰為太子那是他的自由,這根本不是咱們能決定的。”李休這時卻再次淡笑一聲道,似乎根本不把李泰可能登上皇位的事放在心上

    “皇位的確是陛下的,可是大唐卻是陛下與大臣們共同治理的,對于立誰為太子,大臣們也有自己的想法,魏王根本不是一個合適的帝王人選,若是他登上皇位,說不定會讓大唐由盛轉衰!”長孫無忌這時卻再次爭辯道,甚至最后差點說出大唐可能像前隋那樣兩世而亡的話。

    面對一臉焦急的長孫無忌,李休這時卻再次淡定的一笑道:“長孫兄,你可知在承乾離開之前,我曾經去東宮探望過他?”

    “呃?”長孫無忌聽到李休的話也是一愣,他想不明白為什么李休會忽然提到李承乾,說起來自從李承乾被廢他,他就再也沒有關注過自己這個外甥,自然也不知道李休曾經去探望過他的事。

    看到長孫無忌呆愣的模樣,只見李休當下再次一笑道:“我去探望承乾時,剛巧雉奴也在,于是我們就趁著雉奴離開之時,聊了一下太子的人選,你想不想聽承乾對這件事的看法?”

    “他……他有什么看法?”長孫無忌這時更加驚訝的問道,他也沒想到李承乾竟然會和李休討論接任太子的人選,難怪說李承乾對丟掉太子的事一點也不在乎?

    “承乾告訴我,若是李泰奪得皇位,恐怕在登基后第一個就要殺了他這個大哥,所以他也希望能由雉奴來接任太子,不過陛下現在心中可能比較偏向魏王,不過承乾對此又說,太子能被廢掉一次,自然也可能被廢掉第二次,所以就算魏王暫時奪得了太子之位,但你覺得以他的性子,這個太子的位置能夠坐穩嗎?”李休當下笑呵呵的又道。

    李休的話一出口,長孫無忌臉上的表情也再次一怔,隨后就露出沉思的神色,事實上這個道理很清淺顯,只不過長孫無忌卻太過擔心李泰繼任太子,從而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這上面,根本沒有往長遠的地方考慮,這才疏忽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過就算魏王的太子之位坐不穩,但他若登上太子,依然會對你我形成巨大的威脅,難道你就一點也不擔心嗎?”長孫無忌考慮了許久后,再次抬頭慎重的問道。

    “呵呵,魏王登上太子是最糟糕的一種情況,不過在太子的人選沒有確定之前,我依然不看好他,因為我相信性格決定命運,而以李泰的性格,注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李休這時再次一笑道。

    李休當然不會把希望只放在李泰當選太子后再次被廢這件事上,而是他知道按照歷史的慣性,只要自己不加干預,以現在的情況,估計李泰還是會說出那句蠢話,不但丟掉本來唾手可得的太子之位,甚至連本來的親王之位也丟掉了。

    “性格決定命運?”長孫無忌這時也不由得重復了李休說出的這句話,不過隨后他卻是苦笑一聲,因為他覺得以性格決定命運實在太過玄奧了,他也不想將自己的命運寄托在這些虛無縹緲的事情上,因此李休的話也根本沒能打動他。

    李休也了解長孫無忌的性格,知道自己的話很難讓他信服,不過他也不打算再聊下去了,于是再次轉移了話題,這讓長孫無忌也有些無奈,最后聊了幾句后,也終于起身告辭。

    李休不方便走身,平陽公主等女子自然不方便出面,平安郎又去了李治那里,所以最后只能由管事送長孫無忌離開。而在長孫無忌離開之后,李休卻再次陷入沉思之中,為了太子的人選,恐怕長孫無忌這段時間也是操碎了心,甚至連李世民的一舉一動都在關注著,否則他也不可能那么清楚徐惠的事。

    連長孫無忌都這么關注這件事,更不要說朝堂上的眾臣了,也難怪李世民不想上朝,估計褚遂良等人只要一見他,肯定是逼著李世民定下太子的人選,而李世民心中可能偏向李泰,但他也清楚李泰身上的缺點,所以才一時間下不定決心。

    “事情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陛下你就算避得了一時,也避不了一世,今年肯定是要把太子的人選確定下來的!”最后李休看向太極宮的方向緩緩的自語道。(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