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歸來的王玄策
    夜已經深了,王玄策卻依然激動的睡不著,因為這里離長安已經不遠了,頂多再過兩天,自己就能回到長安了,想到一年多以前,他做為使節離開長安,隨后穿越千山萬水趕到天竺,以及在天竺那段波瀾壯闊而又讓人難忘的經歷,這讓王玄策也不禁感覺如在夢中。

    “咚咚咚~”隨著外面的三聲鼓響,代表著已經是三更天了,不過王玄策也絲毫沒有一點睡意,最后索性就站起來披上外衣,然后信步來到外面散步。

    今天剛巧是十五,半空中掛著一**好的圓月,而在月光之下,卻是一片連綿不斷的軍營,本來他出使天竺只帶了三十人,但是回來時卻帶來了一萬多人,其中除了三千唐軍是南疆的州借給他用來看押戰俘的,剩下的一萬兩千多人全都是他從天竺帶回來的俘虜。

    看著那一圈軍營中間那個面積巨大的戰俘營,王玄策臉上也不由得露出幾分得意的神色,當初他離開長安出使天竺時,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立下軍功,而現在他不但立下滅國之功,而且俘虜萬余,牛馬兩萬余,這次回來也要獻給陛下,事實上若不是路途太過遙遠,他帶回來的戰俘和戰利只會更多。

    事實上這已經是王玄策第二次出使天竺了,當初貞觀十五年時,中天竺派使節來唐,做為回應,李世民派李義表為正使,王玄策為副使出使天竺,那次的出使十分順利,王玄策也借著那次的功勞得到的升遷,等到第二次出使時,他已經成為正使。

    不過天竺雖然以佛法聞名,但是對于大唐來說,卻還是太過遙遠了,而且天竺內部也是亂成一團,哪怕是北方的戒日王,也只統治著天竺北方,至于天竺和中部和南部,卻是小國林立,所以大唐對天竺也不是很重視,派出的使團規格自然也不高,比如王玄策第二次出使天竺時,就只帶了三十人。

    只是讓王玄策也沒想到的是,他們這支使團到了天竺時,卻剛好遇到北天竺的戒日王去世,戒日王生前以武力統一的北天竺,他死后沒有留下子嗣,結果導致戒日王朝立刻瓦解,而且戒日王朝與中原不同,它更像是一個王國的聯盟,在戒日王死后,那些治下的小王國也是亂一團。

    也就在北天竺亂成一團時,王玄策這支使團剛好到達,而這時戒日王的宰相那伏帝阿羅那順篡位,征服了周圍的各個小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那伏帝阿羅那順很可能會成為第二個戒日王。

    但是那伏帝阿羅那順卻不像戒日王對大唐那么友好,在聽說王玄策的使團到達時,他竟然派兵襲擊了王玄策的使團,當時王玄策手下只有三十騎兵,自然打不過對方,最后只能扔下攜帶的禮物逃跑。

    王玄策性格剛烈,而且他第一次擔任正使就遇到這樣的事,這讓他也沒臉回大唐,于是他與副使蔣師仁商議過后,竟然以使節的身份向吐蕃和泥婆羅借兵。

    吐蕃雖然與大唐發生過幾次戰爭,但卻都是大敗而回,最后一次更是差點被滅國,直到松贊干布向大唐稱臣這才讓大唐退兵,所以現在吐蕃也對大唐十分的敬畏,當王玄策向他們借兵時,他們也不敢不借,不過他們也是小氣,最后只借了一千多人。

    而另外一個國家尼婆羅卻與大唐交好,再加上他們與北天竺也一直征戰不斷,現在有機會借助大唐的力量,他們自然也是求之不得,所以一下子借出七千人。

    最后王玄策率領著八千多人的大軍殺回北天竺,一舉擊敗了阿羅那順的大軍,并且斬首三千余,溺死者上萬,不過王玄策并不覺得解恨,依然對阿羅那順緊追不舍,最后一連攻下百城,而副使蔣師仁也親率大軍活捉了阿羅那順。

    不過也在這時,阿羅那順的妻子與部眾竟然組織了近十萬人在乾陀衛江抵抗,但卻依然被王玄策打的大敗,這一戰他俘虜無數,截獲的牛馬、財富數不勝數,可惜最后因為路途遙遠,只能帶一部分回大唐,剩下的他則送給了尼婆羅和吐蕃,以感謝他們的借兵。

    想到自己在天竺征戰的那段日子,王玄策也不由得感覺胸中的熱血沸騰,雖然北天竺人的戰力很弱,但那畢竟是一個大國,但卻被自己一手滅掉,這種成就讓他感覺無比的滿足,特別是他這次帶回這么多的俘虜牛馬,到時陛下肯定會賞賜自己,到時他也不會只是個小小的使節了。

    “玄策兄,你怎么也沒睡?”正在這時,忽然只見一個身材高大的武將走過來道,只見這個武將三十歲左右,方臉大耳滿臉的大胡子,身穿著沉重的鎧甲,一看就知道是個標準的大唐將官。

    “師仁兄你也沒睡嗎?”王玄策看到這個武將也不由得露出一個微笑道,這個武將正是他的副使蔣師仁,說起來蔣師仁雖然只個小小的校尉,但卻頗有勇力,這次他之所以能夠滅掉天竺,蔣師仁也是居功至偉。

    “這不是快到長安了嗎,我擔心這些俘虜不老實,萬一出了什么問題,咱們也吃罪不起,所以就出來巡巡夜!”蔣師仁這時也豪爽的一笑道。

    既然都睡不著,王玄策也就灑脫的一笑,隨后拉著蔣師仁到旁邊的石頭上坐下,然后這才開口笑道:“師仁兄,等到這次回到長安,你可有什么打算?”

    “我還能有什么打算,就是在軍中廝混唄,反正我本來就是個武夫,除了打仗也不會干什么了。”只見蔣師仁當下也是一笑道,他名義上副使,其實就是個校尉,在使團中主要負責使團的安全,而且他是行伍出身,也沒讀過什么書,只知道聽從上命,對于自己的未來自然也沒什么打算。

    聽到蔣師仁的話,王玄策也不由得一笑,他就知道對方會這么說,不過這次他去天竺,也多虧有蔣師仁相助,特別是他們在遇到阿羅那順偷襲使團時,更是蔣師仁拼死相救,否則他早就死在天竺了,所以他現在也將對方當成自己生死與共的兄弟。

    想到這里,王玄策也面色鄭重的看著蔣師仁道:“師仁兄,咱們這次立下滅國之功,而且帶來這么多的俘虜和牛馬,陛下肯定會賞賜我們,而我覺得你倒是可以借這個機會去軍校。”

    “軍校?就是個那個衛公講授兵法的地方?”蔣師仁聽到王玄策的話也不由得露出驚訝的表情道,軍校他倒是聽說過,不過他出身低微,而且本來只是個隊正,后來為了擔任副使,才被提拔為校尉,所以他對軍校也所知不多,只是聽說大唐軍神李靖在軍校中傳授兵法。

    “不僅僅是衛公,還有許多軍中的老將都在軍校,而且陛下對軍校極為看重,甚至有傳言說,日后軍中所有將領,都將出自軍校,否則根本得不到陛下的信任,所以師仁兄你若是想在軍中有一番作為,最好是去軍校呆幾年,不但可以學習兵法,而且還能結交人脈。”王玄策也是太原王氏出身,雖然只是個小小的偏支,但卻也是名門之后,再加上他又是官,自然對一些朝堂上的事比較清楚。

    聽到王玄策的話,蔣師仁也不由得露出沉思的表情,很快就一拍大腿道:“好,玄策兄你見多識廣,眼光肯定比我厲害,等回到長安我就試試,看看能不能去軍校!”

    看到蔣師仁聽從自己的建議,王玄策這時也露出高興的表情,不過這時蔣師仁卻忽然再次開口道:“玄策兄,那你這次回長安有什么打算,你是正使,而且這次也多虧了你運籌帷幄,咱們才能滅掉北天竺,陛下肯定會重重的賞賜你?”

    “哈哈!這次咱們立下這么大的功勞,陛下肯定會重賞于我,估計我的官職也能提上一提,至少肯定不會再是個小小的衛尉寺主薄了。”王玄策這時也是大笑一聲道,他在出使前,官職為衛尉寺主薄,是個從七上小官,這次他以官之身立下軍功,恐怕最少也得升幾級。

    “那可就要恭喜玄策兄了,日后我若是在長安,還要仰仗玄策兄你的照顧啊!”蔣師仁看到王玄策這么有信心能升官,他也不由得更加高興,畢竟他是副使,到時肯定也會跟著沾光。

    聽到蔣師仁的恭喜,王玄策也不由得更加高興,甚至已經幻想著自己回到長安的風光,不過這時他忽然又想到一件事,當下也不由得扭頭看向蔣師仁道:“師仁兄,那個番僧怎么樣了?”

    “不知道,從他進到箱子里就一直沒有任何動靜,該不會是已經死了?”蔣師仁聽到王玄策問起那個番僧,也不由得扭頭看了看營盤的某個方向,他是個武將,一向不信什么鬼神之說,但是在見到那個番僧后,他的這種觀念卻動搖了,甚至感覺這世上也許真的有鬼神?(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