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下雪了
    長孫無忌乘著馬車出了長安城,結果還沒走到李休家中,卻發現外面的風變得更大了,天空中的烏云也壓的極低,看樣子今年的第一場雪就要來了。

    當長孫無忌的馬車來到李休的家門前時,卻沒想到李休竟然已經站在門口等候,這讓他也有些驚訝,當下剛想下車,卻沒想到李休卻對他擺了擺手道:“長孫兄不必下車,咱們去另外一個地方!”

    “另外一個地方?”長孫無忌聽到李休的話也不由得一愣,畢竟今天這天氣看著馬上就要下雪了,如果不是李休邀請的話,恐怕他都不愿意出城。

    李休卻沒有過多的解釋,當下邁步上了長孫無忌的馬車,然后吩咐車夫繼續向南走,長孫無忌也只得客隨主便,結果不一會的功夫,馬車竟然來到了南山,距離兩大書院也已經不遠了,這讓長孫無忌更加疑惑,難道說李休要帶自己去書院?

    不過長孫無忌很快就知道自己猜錯了,因為馬車過了南山書院后,很快又過了終南書院,最后沿著一條山路來到一座宏大的別院前,而這里也早有下人在等候,李休跳下馬車,然后引著長孫無忌進到這座別院之中。

    “這……這里好像是當初裴公的別院吧?”長孫無忌進到別院打量了片刻,隨后這才有些驚訝的道,他也好長時間沒有過來南山了,對這里記憶也有些模糊,不過裴寂的這座別院十分有名,所以他倒依稀記得。

    “不錯,這里正是裴公的別院,當初高祖皇帝對裴公十分寵信,這里本來是皇家的行宮,卻被賞賜給裴公做了別院,后來裴公辭官養老,曾經在這里住了很長一段時間,后來他回老家,就將這座別院托付給我代為照看。”李休這時也笑著介紹道,這座別院里發生的故事很多,而今天李休給這座別院再增添一個故事。

    “裴公嗎?”長孫無忌聽到這里卻忽然若有所覺的看了李休一眼,似乎明白了李休帶自己來這里的用意,而李休則是呵呵一笑,當下帶著長孫無忌來到別院后邊的一座小花園里。

    這個花園十分奇特,因為別院建在山上,這座花園其實就是山頂上的一片平地,三面都是懸崖,而在懸崖邊上建造著一座小樓,以前裴寂就很喜歡坐在小樓上品茶賞景。

    不過李休今天可不是請長孫無忌來品茶的,甚至他都沒有請長孫無忌上樓,而是來到這里后就讓下人退下,而花園里除了他們兩人外,還有一只被屠宰好的羊,以及一口架在火上的大鐵鍋。

    “李兄你不會是請我來吃羊肉吧?”長孫無忌看著花園里的這些架式,當下也不由得驚訝的問道。

    “哈哈~,長孫兄猜的不錯,不過你可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哪里嗎?”李休這時卻是大笑一聲,隨后就挽起袖子來到灶臺前,伸手拿起刀就開始切割羊肉。

    “當然記得,當初我隨先皇去慶州抵御頡利的大軍,而你則去為平陽公主治傷,也正是在慶州城中,咱們才第一次相見,若是我沒記錯的話,那次還是你親自煮的羊肉。”長孫無忌聽到李休的話也不由得大笑一聲道。

    “不錯,那時我還只是個小小的校尉,被馬叔強拉到軍中為秀寧治傷,那天我本想和馬叔一起吃個飯,卻沒想到先皇帶著你和秦瓊闖進來,另外還有娘子軍中的幾個將領,可惜那天一起吃飯的人除了你我外,現在全都去世了。”李休說到最后時,臉上也不由得露出落寞的表情,到了他這個年紀,眼看著身邊的朋友故舊一個個的去世了,這讓他也生出幾分悲涼之感。

    長孫無忌聽到李休的話也同樣嘆了口氣,心中也想到了去世的李世民,他雖然交游廣闊,但卻自視甚高,能夠被他視為朋友的,除了李休也就只有去世的李世民了。

    李休這時卻沒有再說話,而是將羊肉切割洗凈后,直接丟到已經燒開的大鍋里,然后用勺子撇去上面的泡沫,這才將幾樣調料丟到鍋里去腥增香,不過鹽卻沒放。

    “煮羊肉時不放鹽,這個秘方我到現在可都還記得呢。”長孫無忌看到李休在忙活,竟然也挽起袖子幫著燒柴,這個灶是臨時搭建的,燒不來煤,而且現在煤雖然普及了,但是有些人反而認為用柴火燒出來的飯菜味道最好,這點倒是和后世差不多。

    煮了大半個時辰,里面的羊肉已經煮爛了,李休這才撒了把鹽,隨后將羊肉盛到一個大盆,兩人抬著上了小樓,就坐在當年裴寂品茶的窗臺前,一邊吃著羊肉一邊閑聊。

    “這羊肉怎么不如當年的味道,難道是長安的羊不如慶州的羊?”長孫無忌吃了幾口羊肉,卻忽然眉頭一皺道,當年他在慶州第一次吃李休做的羊肉,只感覺鮮美無比,哪怕到現在他都記得那個味道,可是現在都是同一個人做的,可是味道卻不如記憶中的那么鮮美。

    “呵呵,這就是我讓人從慶州帶來的羊,甚至連調料都和當年用的一樣,只不過哪怕是同樣的味道,咱們也品嘗不出當年的鮮美,因為咱們的年紀大了,對味道的感覺也遲鈍了,也更沒有當年吃東西的胃口了。”李休這時卻是一笑道,人的年紀大了,味蕾也不如年輕時敏銳,再好的美味吃到嘴里也會大打折扣。

    “原來如此,看來咱們真的是老了!”長孫無忌聽到李休的話也不由得嘆了口氣,隨后也不禁打量了一下李休,結果發現對方臉上也多了些皺紋,頭發間更是夾雜了一縷縷的銀絲,而李休的年紀比他還小幾歲,估計自己的模樣只會比李休更加蒼老。

    “是啊,咱們都老了,同一輩的人死的死、退的退,恐怕再過幾年,咱們想找個敘舊的人都很難找到了。”李休這時也同樣嘆息一聲,不過說到這里時,他忽然驚訝的看向窗外飄蕩的幾點白星道,“下雪了,今年的這場雪來的真早!”(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