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十章 請馬爺吃飯(求推薦收藏)
    將劉老大他們安頓好后,李休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不是想辦法幫劉老大他們報仇,反而一頭扎進廚房準備做菜。沒錯,就是做菜,昨天送來的肉還沒有吃完,豬頭與豬腳也沒有處理,各種調料他早在之前就讓劉老大買回來了,就差做成菜了。

    豬頭最不好處理,所以李休第一個先把豬頭拿過來,整個豬頭已經清洗干凈,他用大刀把豬頭劈成兩半,然后用開水燙了一遍,這才下鍋煮,煮到八分熟時再撈出來,并且放到冰冷的井水里泡著備用。

    本來豬頭做成扒燒豬頭最好吃,至少李休很喜歡這道菜,但是一來這道菜做起來太復雜,耗費的時間也太長,李休雖然喜歡吃,但也只知道大概的做法,他也沒信心一次就做成,所以才改成另一種做法,那就是蒜泥豬頭肉,辛辣爽口吃著香,而且還吃不膩。

    蒜泥豬頭肉關鍵是煮熟后用冷水泡,而且還得換幾次水,最后使得肉發白質地發硬,用刀切的薄如紙,這樣拌上蒜泥才好吃。

    趁著泡豬頭肉的時間,李休把豬腳也切成幾塊,焯水后加入各種調料燉煮,這次做的是鹵豬腳,大火燒開后轉為小火,足足煮上一個多時辰,直到湯汁濃稠晶亮,帶著幾分膠質感時,這才算成功。

    另外昨天包餃子還剩下一大塊肉,肥瘦相間剛好做紅燒肉,等到三道肉菜做后,李休又用大火爆炒了份綠豆芽,總算是把這三葷一素的四道菜全都做好了,然后拿出食盒把四道分別放進去,看了看外面,剛好臨近中午,這才微微一笑提著食盒走出院子。

    立冬已過,今天的天氣也不怎么好,頭頂上是一層厚厚的烏云,看樣子似乎是想下雪,黃渠中的河水倒是很清澈,只是河邊已經結了一層薄冰,看樣子用不了多久,整個河面就會被凍住,看來大唐的冬天比后世來的要早一些。

    依然是那棵枯死的大柳樹下,被劉老大他們稱為馬爺的中年人手持著筆直的釣竿,端坐在竹榻上等候著魚兒上鉤,李休這時忽然有種錯覺,現在自己的不就像是一條河中的小魚,看似自由自在,但其實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掌握。

    想到上面這些,李休忽然嘆了口氣,看來之前自己想的有些太過簡單了,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當下只見他走到馬爺的旁邊,也沒打攪對方釣魚,就這么靜靜的站在那里,表情也十分恭敬,畢竟有求于人,自然要拿出一副求人的樣子,他可不認為自己身上有什么王霸之氣,震一震就能讓人哭著喊著跑上來主動幫忙。

    對于李休的到來,馬爺卻連看都沒看他一眼,看樣子他不但脾氣怪,而且還是個小心眼,對于上次的事依然是耿耿于懷,這讓李休也不由得苦笑一聲,看來想要達成自己的目的,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也只能盡量努力,接下來就要看天意了。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李休站了小半個時辰,最后眼看著到了中午,馬爺這才斜著眼睛看了他一眼道:“小子,在我旁邊站半天也不說話,到底是何居心?”

    “呵呵,上次晚輩多有得罪,這幾天一直感到十分慚愧,所以準備了幾樣小菜,以此來向馬叔賠罪!”這位馬爺和李靖算是戰友,年紀又比李靖小,所以李休自然稱對方為馬叔,而且他對求助的事只字未提,因為怎么求助也是一門技巧,需要循序漸進,否則就可能欲速則不達。

    “賠罪?”馬爺這時卻饒有興趣的看了李休一眼,犀利的目光似乎能夠看透人心,緊接著忽然一笑道,“你這個罪賠的是不是有點晚了,竟然等了大半個月才跑來賠罪,這可有些不合常理,該不會你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吧?”

    媽蛋,能從家奴做到大將軍的人,果然不是好糊弄的家伙!李休聽到這里也是心中一驚,不過他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反而長嘆一聲露出委屈的表情道:“馬叔,我們也算是鄰居,今年莊子上的情況您也知道,說句不怕您笑話的話,那天我之所以來釣魚,就是因為家中連一粒糧食也找不到,李家莊子里的佃戶也天天吃豬食,小孩子都餓的和野狗搶吃的,所以晚輩這半個多月沒干其它的事情,每天起早貪黑的想辦法改善佃戶們的生活,好不容易才有點起色,我家中也有了點存糧和銅錢,這才備下幾樣小菜來向馬叔賠罪!”

    李休說話時一臉的真誠,因為他說的本來就是實情,只是隱瞞了一些細節而已。馬爺也一直關注著李休臉上的表情變化,結果自然一無所獲,不過他還是有些不相信的道:“半個多月你能做什么,竟然還大言不慚的改善佃戶的生活,雖然你只有五家佃戶,但也有幾十張嘴,不是我小瞧你,今年冬天你家佃戶不餓死幾個已經算是老天保佑了!”

    聽到馬爺的這些話,李休也不生氣,甚至連辯解都沒有,直接把食盒打開,然后把里面的菜拿出來,食盒分為幾層,每層一盤菜,最上層的是蒜泥豬頭肉,結果馬爺看到后啞然失笑道:“你這賠罪也不怎么誠心啊,竟然請我吃豬頭,怎么就沒點好肉啊?”

    李休發現這個姓馬的不但脾氣怪、心眼小,而且嘴巴還很賤,不過他有求于人,所以決定當做沒聽到,繼續拿出第二盤菜,這次是鹵豬腳,雖然紅彤彤的看起來十分誘人,但是馬爺依然一眼看出這是豬腳,當下再次笑道:“豬頭豬腳,下盤菜不會是豬尾巴或豬下水吧?”

    聽到這里,李休真恨不得把昨天的豬大腸拿出來塞到對方的嘴里,而且還是沒洗的,不過小不忍則亂大謀,所以他決定一忍再忍,繼續拿出第三盤紅燒肉,這下終于讓馬爺有些改觀的自語道:“這才有點誠意,不過這肉聞著倒是挺香,就是不知道吃起來怎么樣?”

    最后李休拿出炒豆芽,這下馬爺才終于眼睛一亮道:“這個好,豆芽這東西在長安城可搶手的很,平時很難買得到,今天府中的管事就沒有買到,沒想到你竟然送來一盤!”

    馬爺說著也不和李休客氣,抄起筷子先吃了幾口豆芽,結果豆芽剛一入嘴,立刻引得他大聲稱贊,連說“好吃”,豆芽本身又嫩又脆,爆炒才好吃,可是大唐這個時代的廚師還沒有發明炒菜,哪怕是公主府中的廚子也只是把豆芽煮熟后涼拌,自然沒有李休做的好吃。

    一連吃了幾大口豆芽,馬爺這才將目光轉向旁邊的肉菜,本來對于權貴來說,豬肉是賤肉,一般有品味的權貴都不屑于吃豬肉,不過馬爺本來就是家奴出身,而且又是武將,所以他可沒那么多的臭講究,當下挾起一塊紅燒肉扔到嘴里,只感覺到這塊豬肉肥而不膩、軟糯香甜,使得他再次瞪大眼睛,他沒想到豬肉也能做的這么好吃?

    接下來他又品嘗了一下鹵豬腳和蒜泥豬頭肉,發現也是各有特色,四道菜雖然味道不同,但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十分美味,而且這四道菜的做法也十分新奇,至少他從來沒吃過類似的菜,這讓他也感覺胃口大開,連吃了幾大口菜后,忽然向李休一伸手道:“拿來!”

    “什么?”李休卻愣在那里不明白馬爺要什么,而且看對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好像要的是一件他本來就應該準備的東西,結果一時間兩人大眼對小眼,誰也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酒啊!”過了好半天,馬爺這才大聲道,既然是賠罪,連菜都準備好了,怎么可能沒有酒,而且幾樣菜都是如此的美味,那么與之相配的美酒肯定也不同尋常了。

    李休聽到這里才終于反應過來,倒不是他故意沒準備酒,而是他早就打定主意不再喝酒,所以腦子里根本沒有酒的概念,這時反應過來也已經晚了,不過這也難不****休,當下只見故意搖頭嘆息道:“酒是穿腸毒藥,馬叔還是少飲為宜,而且如此美味的菜肴,小侄實在找不到可以與之相配的美酒,所以索性就沒有準備!”

    “屁!我看你是忘了準備,要么就是你沒錢買酒!”這位馬爺太不好糊弄了,一下子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不過他也沒怎么生氣,扭頭從自己的食盒里拿出一個小酒壇和一個酒碗,拍開酒封倒了一碗酒,然后放到李休面前,自己直接拿起酒壇灌了幾口大叫道,“好酒!痛快!”

    被馬爺一下子拆穿了,李休也感覺有些尷尬,不過他這張臉皮也早就歷練出來了,很快就恢復了冷靜,當下看了看面前的這碗酒,然后低下頭聞了聞,隨即就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

    碗中的酒色如琥珀,正是中國最古老的黃酒,李休之所以露出嫌棄的表情并不是說眼前的黃酒不好,而是嫌棄馬爺的表現,因為黃酒一般不會超過二十度,可是看對方喝酒時豪邁的動作與言語,卻像是喝六十度以上的二鍋頭似的。在后世時,黃酒被人與儒家文化結合起來,所以又被稱為文人之酒,當然女人也可以喝,像眼前馬爺這種八尺大漢,一臉豪邁的喝著黃酒,怎么都讓人感覺有些滑稽。

    “小子,你這是什么表情,難道嫌棄我的酒不好?”馬爺不但嘴賤,眼睛也很尖,一下子就看到李休臉上嫌棄的表情,當下把酒壇重重的一頓質問道。(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