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八十四章 天生我才必有用
    看到這個周三梁,李休忽然心中一動,當下邁步走了過去蹲在他身邊問道:“聽說你以前在宮里的凈身房干過?”

    周三梁剛開始沒有反應過來,估計是因為好長時間沒人和他主動說話了,所以李休和他說完話后,周三梁都不敢相信他是在和自己說話,最后扭頭看了看四周這才確定周圍沒有其它人,而李休也一直微笑的看著他時,周三梁這才嚇了一跳,急忙跳起來行禮道:“奴婢不對,小人拜見李老爺!”

    看到周三梁激動的連宮里的自稱都出來了,李休也不禁無奈的一笑,當下示意他繼續蹲下,也不要太激動,這讓周三梁猶豫了片刻,最后終于依言再次蹲了下來,但卻離李休遠了一些,目光中也滿是忐忑之色。,

    “周三梁,我聽說你以前在凈身房干過,懂得怎么閹割嗎?”李休這時忽然開口笑道,問一個太監懂不懂閹割,這話本身就有點傷人,不過李休卻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暫時無法照顧周三梁的心情了,而且這件事對他來說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懂,我還親手做過,直到三年前才被調離了凈身房。”只見周三梁猶豫了一下,然后臉色復雜的開口道,宮里的生活一直是他最不愿提及的,如果是別人問的話,他可能不愿意多說,但是現在他感覺眼前這位年輕的李老爺似乎并沒有惡意,而且又是難得主動找他說話的人,所以他自然也十分的珍惜。

    “那就好!”李休聽到這里滿意的點了點頭,想了想再次詢問道,“你今年多大年紀了,什么時候進的宮?”

    “我我今年剛滿四十,從前隋時就進了宮,當時才十歲,后來一直生活在宮里,一直等到陛下立國,三年前被調離凈身房伺候宮里的貴人,前段時間才被送到公主府中。”周三梁十分老實的回答道,他今年才剛四十,但外表看起來卻像是有將近五十歲,不過這也不奇怪,太監本來就比一般人老的快一些。

    李休聽到周三梁的話想了想,然后又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既然在宮里生活了三十歲,為何不愿意回宮呢,我聽說公主不喜歡你們,所以要把你們送回宮里,其它的內侍都走了,唯獨你去哭喊著要留下來,這是為何?”

    這個問題李休其實早就想問了,按說一個從小生活在宮里的太監,對外界根本一無所知,也沒有什么生活的技能,可以說他出了宮很難活下去,而且還要面對別人異樣的目光,所以按照常理推論,周三梁應該更愿意回宮里生活,畢竟那里才是他熟悉的環境。

    “我我”面對李休的這個問題,周三梁卻顯得吞吞吐吐起來,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只見他一咬牙道,“宮中兇險,實非良地,小人小人實在不愿再回宮中!”

    周三梁說起不愿回宮的原因,只用了“宮中兇險”這句話,雖然僅僅四個字,但他說話之時身子竟然輕輕的顫了一下,似乎想起什么讓人恐懼的事情。

    而李休聽到這里也沉默下來,通過后世的一些史料,他也知道古代皇宮之中隱藏的一些黑幕,特別是對于宮中最底層的太監來說,有時候可能僅僅一句話沒說對,一件事沒做好,就會引來殺身之禍,而且太監內部的爭斗更加殘酷,每年都有無數太監在無聲無息中死去,甚至連死亡的原因都沒有。

    太監往往都是年幼時入宮,從小生長在宮中那種殘酷扭曲的環境中,再加上生理上的缺陷,使得很多太監的心理都十分扭曲,這種人如果,往往會做出許多天怒人怨之事,比如明朝時的那些大太監們,當然也不排除太監中有好人,只是這種人十分稀少罷了。

    “我明白了,你既然死也不愿意回宮,想必也早已經厭倦了宮中勾心斗角的生活,我看你似乎也不被外面的人所接受,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改善一下你現在的處境,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做?”李休這時忽然開口道,他主動找周三梁說話并不是僅僅看他可憐,另外也有自己的目的。

    “真真的?李老爺您您不會騙我吧?”聽到李休竟然愿意幫他,周三梁立刻一臉不敢相信的道,自從出宮之后,他受盡了別人的白眼和欺凌,李休還是第一個說要幫他的人,另外他對李休的身份也知道一些,連公主殿下對他視為座上賓,所以在他看來,李休也是高高在上,與他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呵呵,你能夠果斷的從宮中脫身而出,想必也是個有見識的人,你覺得以我的身份,有必要騙你嗎?”李休一臉淡笑的開口道,雖然他有其它的辦法解釋,但是用身份差距這個理由來解釋,對于周三梁這樣的人來才更有說服力。

    果然,周三梁聽到李休的話也是立刻明白過來,說句不客氣的話,以人家李休的身份,平時根本不必看他一眼,也更沒有騙他的理由,所以周三梁反應過來后,忽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一臉激動的向李休行禮道:“多謝老爺,只要能夠老爺能夠幫我,小人愿意做任何事!”

    周圍的人也被周三梁的舉動嚇了一跳,這時也都十分驚訝看向這邊,不過因為有李休在,所以他們也都沒有上前詢問。李休這時則是伸手把周三梁扶了起來道:“你也不必多禮,我也只是給你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能不能做好也要看你自己是否努力了!”

    “多謝老爺!多謝老爺!”周三梁已經激動的不知如何感謝了,只能嘴里一直道謝個不停,雖然他還不知道李休如何幫自己,但只憑李休對他和藹的態度,他已經把李休當成自己的大恩人了。

    當下李休又安慰了幾句周三梁,但并沒有說如何幫他,只是讓他明天去李家莊子一趟,出于對李休的信任,周三梁也沒有多問,而是含淚的點了點頭,等到李休離開后,他就繼續的蹲下來干活。

    “李公子,您怎么和周三梁這樣的人說話,這不是失了您的身份嗎?”李休沒走出幾步,喬管事就湊上前關心的道,他對李休也十分的尊敬,自然也不希望李休和周三梁這種閹人走的太近,畢竟這種事說出去也不好聽。

    “喬管事多慮了,我只是有點小忙要找周三梁幫一下,也沒什么失不份的。”李休打了個哈哈道,他可沒有那么嚴重的階級觀念。

    “周三梁什么都不懂,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力氣比女人還公子您找他幫什么忙?”喬管事聽到這里卻是一臉不解的問道。

    “哈哈,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才能,關鍵要看是不是能找到發揮自己才能的機會,比如喬管事你的木匠手藝精湛,建房子打家具無人可比,但若是讓你去種地伺候莊稼的話,恐怕就不如我莊子上的佃戶了。”李休這時再次笑道,天生我才必有用,就看你否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了。

    “公子的話我懂,但是周三梁這種人一無是處的廢人,難道也有什么用途?”喬管事依然還是一臉懷疑的表情問道。

    “只要自己不放棄自己,這個世上就沒有廢人,如果喬管事不信的話,咱們就打個小賭如何?”李休再次笑道。

    “打賭?打什么賭?”喬管事聽到這里也頗感興趣的道,他也知道李休雖然身份不凡,但卻沒什么架子,所以他也特別喜歡和李休聊天。

    “剛才我已經找周三梁說了,明天讓他去李家莊子一趟幫個小忙,如果喬管事還是懷疑的話,不如明天也一起去,到時看看周三梁怎么幫我,如果他真的幫了我,那喬管事就輸了,日后多照顧一下喬三梁,不要再讓人這么欺負他如何?”李休笑著開口道,順手而為的善事,他自然也不介意多做一些。

    “好!如果公子你輸了,就得幫我剛出生的孫子取個好名字,您是個學問人,取的名字肯定比我們這種大老粗好聽!”喬管事當下拍板道,并且還提出自己的要求。

    “沒問題!”李休聽到這里也是想也不想的就答應道,雖然他贏定了,不過幫喬管事的孫子取個名字也是舉手之勞,而且肯定比平陽公主取的好聽。

    “對了,差點忘了一件大事!”就在這時,忽然只見喬管事一拍腦門,當下再次開口道,“公今天小老兒出來的時候,剛巧遇到馬爺提著釣竿出門,估計又去釣魚了,他見我讓我幫他給您帶句話,請您明天下午一起去釣魚!”

    “沒問題,明天我肯定到!”李休聽到這里也立刻笑道,上次他和馬爺打賭贏了他那根鑲玉的釣竿,到現在還沒給自己呢,估計明天馬爺也是借釣魚的機會把釣竿給自己。

    不過就在這時,只見喬管事卻忽然笑了笑再次道:“另外馬爺還說,明天他還請了其它人,而且還是公子的熟人,所以請公子您帶點好酒好菜過去!”

    ...(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