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 你來了!
    李休很是無奈的架著虬髯客離開公主府,等快到了自己家門口時,這才開口道:“大伯,不用再裝了吧,秦王殿下的人肯定看不到這里了!”

    聽到李休的話,本來醉的一塌糊涂的虬髯客立刻睜開眼睛站起來,打量了一下四周這才笑呵呵的對李休道:“休兒,本以為我的膽子就已經夠大的了,卻沒想到你的膽子也不小啊,竟然喜歡上大名鼎鼎的平陽公主,不過我可是記得人家是有丈夫的啊?”

    “大伯,咱們能不能不說這件事?”李休白了虬髯客一眼道,他現在才忽然發現,原來傳說中的虬髯客竟然也是個八卦男,剛才看出李世民故意灌他酒,結果他就順勢裝醉,最后果然讓他從李世民的話中聽到了一個大秘密。

    “哈哈,為什么不說,你看上人家公主了,而且連秦王都說了,想要做駙馬,要么有深厚的家世,要么有驚人的功勞,你父親雖然為大唐立下不少功勞,但你卻只是個庶子,而且還和你父親鬧翻了,根本沾不上他的光,如此一來,就只能自食其力,不過以你的才華,想要出人投地并不困難。”

    說到這里時,虬髯客忽然有些齷齪的一笑,湊到李休面前低聲道:“不過你小子的眼光還真是不錯,昨天我也見過那位平陽公主,不但長的漂亮,而且精通兵法,她立下的那些戰功連我都感到佩服,這樣的好女人就算是已經嫁人了,也值得你去把她搶過來,不過我聽說那個駙馬柴紹也不是個易與之輩,你小子能不能搶得過人家?”

    “什么叫搶?大伯您就不能說點好聽?”李休聽到這里也是氣的白了虬髯客一眼,隨即再次開口道,“另外再糾正您一點,柴紹雖然是公主的丈夫,但那只是名義上,兩人并沒有夫妻之實,事實上自從柴紹在逃難時拋下平陽公主獨自一人逃跑后,公主就再也沒把他當成自己的丈夫!”

    “咦,竟然還有這種事,休兒你快給我講講柴紹到底是怎么拋下公主的!”虬髯客前幾年都在海外,消息比較閉塞,這次又剛回來沒幾天,再加上平陽公主與柴紹的事知道的人不多,所以他也沒聽說過這件事。

    虬髯客一臉八卦的模樣簡直讓人不忍直視,誰能想到這個身高九尺、滿臉橫肉的家伙竟然是個八卦男,對別人的私事有著無比強烈的好奇心,什么都想打聽,看來八卦屬性果然是不分年代和性別,是人類最基本的特征之一。

    誰讓人家是長輩,李休也只能無奈的給虬髯客講了一下平陽公主與柴紹之間的事,結果他聽得是兩眼放光,看來這件事很好的滿足了他的八卦,隨即只見他伸手拍了拍李休的肩膀正色道:“休兒,剛才我還覺得你人品有問題,竟然去勾引人家的妻子,不過現在看來,那個柴紹根本配不上平陽公主這樣的女中豪杰,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開口,大伯全力支持你!”

    “啊!這個就不用大伯操心了,侄兒自己會處理好這件事的!”李休聽到虬髯客也想湊熱鬧,急忙開口拒絕道,這是自己的私事好不好?

    “休兒你和我客氣什么,別看你大伯我年紀大了,但自問身手少有人匹敵,當初我年輕之時,有不少奸邪之人被我砍掉腦袋下酒,柴紹此人無情無義,也勉強夠我出手的資格了,只要賢侄你一句話,今天晚上我就把他的腦袋割下來!”虬髯客剛才雖然是裝醉,但也的確喝了不少酒,本來就已經有了六七分醉意,現在出了門被風一吹,更讓他酒意上涌,說話也更加的肆無忌憚起來。

    “不用不用,大伯您還是回床上躺一會吧!”李休看到虬髯客這時走路都有點踉蹌了,急忙上前扶住他道,虬髯客年輕時任性豪俠,一部虬髯客傳,更是開啟了后世武俠小說的先河,所以他說要把柴紹的腦袋割下來,絕對不是在說大話。

    好不容易把虬髯客架到家里,然后在月嬋和柳兒的幫助下把他扔到床上,李休這時也是累的滿頭大汗,虬髯客這家伙又高又壯,體重絕對在兩百斤以上,簡直能把人給壓死。

    看到李休臉上滿是汗水,月嬋急忙把毛巾打濕擰干,一邊幫李休擦臉一邊問道:“老爺您吃過午飯了嗎,要不要奴婢幫您做點吃的?”

    “不用,我吃過了,你們忙自己的事情去吧!”李休笑了笑道,他這時正在考慮著李世民離開時的那句話,腦子里很亂,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月嬋聽到這里答應一聲,端著水離開了,李休坐下來剛想理一理腦子中亂成一團糟的思緒,卻沒想到虬髯客這時打起呼嚕來,聲音又長又響,震的屋子似乎都在微微顫動,讓人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力。

    無奈之下,李休只得來到院子里,以前一個人住著還不覺得,現在人一多,越發的感覺這個院子太小了,月嬋和柳兒坐在樹蔭下納鞋底,不時小聲的說著話,有時李休真羨慕她們,因為他感覺月嬋和柳兒的生活很簡單,只要他這個主人對她們好一點,她們就好像再也沒有其它的煩惱似的,連說悄悄話都帶著微笑。

    房間里呆不下,李休干脆把公主送來的那張新躺椅也搬到樹蔭下,然后躺在上面假寐,月嬋和柳兒十分的善解人意,看到李休閉上眼睛,她們立刻不再說話,免得打擾到李休休息。

    不過李休這時哪里睡得著?腦子里一直回想著李世民的那句話,剛才他已經把李世民的話給想明白了,對于平陽公主和他的事,李世民似乎是抱著中立的態度,即不支持也不反對,不過他卻提醒李休,想要能夠與平陽公主在一起,僅僅只有感情是不夠的,必須還要有相應的身份和地位。

    李休僅僅只是一個庶子,哪怕他再有才華,也無法改變他的出身,所以想要擁有配得上公主的身份,只能自己來爭取,而爭取的辦法只有一條,那就是出仕為官,對于別人來說,想要為官也許很困難,但對李休來說卻很簡單。

    其實李休現在已經是官了,祭酒可是正五品的高官,而且以秦王和太子對他的重視,無論投靠哪一方,都會得到重用,不過相比之下,如果李休投靠太子,恐怕受重視的程度會比較低,一來太子身邊不缺文臣謀士,他缺少的是可以上陣打仗的將領,二來他貴為太子,本來就是皇位的第一繼承人,哪怕日后李休幫他掃除玄武門之變的危機,在他看來也是理所應當的,根本顯不出李休的重要性。

    不如如果投靠李世民就不一樣,相比太子,李世民身邊能拿得出手的文臣謀士除了房杜外,也只剩下一個長孫無忌,至于所謂的秦王府十八學士,大部分都是級別不高的文官,這也使得李世民在后來的爭位斗爭中十分吃虧,甚至被逼到絕路上,最后才舍命放手一搏,終于奪得了大唐的皇位。

    兩相權衡之下,李休發現還是投靠李世民劃算一些,特別是在他落入下風時,如果自己能夠幫他逆轉局面,肯定被李世民依為臂膀,日后的功勞就算比不上長孫無忌這個小舅子,但也絕對不比尉遲恭與程咬金這些武將們低。

    另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李世民是難得一位不對功臣大加屠戮的帝王,而且凡是有功之臣,只要你不造反,一般都可以得到善終,從這點上來看,李世民的人品還是有保證的,不用擔心他過河拆橋。

    “有了擁立之功,身份地位就不再是阻礙了!只不過”想到上面這些,李休也不禁低聲自語道,不過說到最后時,他卻忽然又搖了搖頭,同時輕嘆一聲,他忽然發現這個想法根本行不通,因為他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人,這個人就是平陽公主。

    經過自己的觀察,以及從馬爺那里打聽到的消息,李休知道無論是平陽公主與太子的兄妹之情,還是與秦王的姐弟之情,都是十分的深厚,這也使得平陽公主在面對太子與秦王的爭斗時,表現的十分無助,甚至采取了最消極的態度,那就不聞不問,因為她無論幫助哪一個,都會傷害與另一個兄弟的感情,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以李建成和李世民這對兄弟的尿性,爭到最后肯定是個你死我活的局面,無論李休投靠哪一個,最后肯定是幫助一個殺死另外一個,到時平陽公主又會怎么看他?哪怕平陽公主真的愛上他,恐怕最后也無法接受自己的愛人竟然是殺死自己兄弟的幫兇,所以李休上面的想法根本行不通。

    “家事、國事、天下事,這全攪到一塊了!”李休最后也不由得暗罵一聲,難怪別人說皇家的事最麻煩,清官都難斷家務事,更何況還是皇家的家務事。

    李休在躺椅上苦思了半天,最后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炸了,卻還是沒有任何頭緒,最后干脆跳起來出了院子,打算到外面散散心,結果走著走著,最后竟然來到了自己的新房子附近。

    “公主送的花草好像還在院子里沒來的及栽種,還是去先給它們澆點水吧!”李休這時忽然想到一件事,當下走向院門,今天上午平陽公主走的匆忙,只是讓人把裝著花草的車子推到院子里,估計現在也沒人理會,別再讓曬死了。

    不過就在李休剛靠近院門,竟然聽到里面傳出女子的說笑聲,當他推開門時,卻看到平陽公主與七娘兩人蹲在院子里,正在認真的種著花草。也許是聽到背后的聲音,平陽公主轉身看到了李休,當下也不禁嬌羞的一笑道:“你來了!”未完待續。

    ...(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