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章 裴矩的決定
    “奇才啊奇才,老夫的眼光果然沒錯!”長安城安邑縣公府中,裴矩一邊拍著面前的書本,一邊興奮的大笑道,長長的胡子隨著他的大笑而不停的顫動。

    “老爺您這是遇到什么事這么高興?”正在這時,一個彎腰駝背的老仆人端著托盤走上前,將一碗解暑的酸梅湯放在裴矩面前笑道,只見這個老仆人滿臉皺紋,頭上不多的白發挽了一個發髻,一雙混濁的老眼也沒有什么神采,佝僂的身材也干瘦的厲害,好像一陣風就能把他吹倒似的。

    “哈哈哈~,老福你看看這本書,上面的東西可了不得啊!”裴矩看到這個老仆人卻再次大笑道,這個老福以前是他的陪讀,曾經跟隨他打過突厥和高句麗,甚至還兩次從戰場上將他救了回來,可以說對他忠心耿耿,深受裴矩的信任,平時有什么事情也會和他商量,因此老福不僅僅是個下人,有時也在裴矩身邊充當一個謀士的角色。

    老福當下拿過那本書看了一下,結果一雙混濁的老眼也一下子明亮起來,最后同樣激動的道:“難怪老爺夸寫書的人是奇才,這書中竟然將現在的算學之法進行改進,使得算學更加的簡單明了,如果戶部的那些官員都用這種算學來統計的話,那可就簡單多了!”

    “哈哈~,老福你還真是說對了,這書就是朝廷印刷出來,發放給各級官員的,而且還要讓各級官員研讀,恐怕用不了多久,只要涉及到算學方面的東西,都會使用這種新算學,不過這并不是最重要的,你看看這本書的名字是什么?”裴矩先是一臉得意的道,就像這本書是他寫的似的,隨后他又一指書名笑道。

    “李公子算術?”老福看到書名也是一愣,隨即輕聲自語道,“既然以‘公子’相稱,這個人的年紀應該不是很大,整個大唐即年輕又以算學聞名的人中,恐怕也只有秦王府的那位李淳風了,難道這本書是他所寫?”

    “老福你還真猜對了,這本書的確是李淳風寫的,不過這個李公子卻不是指李淳風,你看看前面的序就知道了。”裴矩再次笑呵呵的道,前段時間李淳風將這本書獻給朝廷,同時得到了太子與秦王的大力推薦,連李淵看過也大為贊賞,立刻下旨刻印此書,然后發放給各級官員研讀,估計等到推廣之后,日后科舉的算學都要以此為根基來考了。

    老福聽到這里也驚訝的看了一下前面的序,眼睛也一下子瞪得很大,過了好一會兒這才看向裴矩道:“老爺,沒想到這個李休竟然還有這樣的才華,之前做的詩已經讓長安士子們爭相傳誦了,現在又在算學上有了如此大的成就,再加上他又受到太子、秦王和平陽公主的重視,此人日后的前途簡直不可限量啊!”

    “的確如此,老夫活了七十多歲,見過的年輕俊杰無數,可是像李休這么有才華的年輕人也是生平僅見啊!”裴矩一張老臉上也露出眉飛色舞的表情道,同時也更為當初自己答應李休與自己女兒的婚事而感到十分慶幸。

    “老爺,這個李休的確是個才華橫溢的年輕人,只是我聽說他無心仕途,接連推掉了太子和秦王的招攬,反而去平陽公主府那里做了一個有名無實的祭酒,這樣的人恐怕日后也不會進入朝堂吧?”老福這時卻有些疑慮的道。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裴矩的心思了,現在他們剛剛降唐,而且裴矩也已經老了,誰也不敢保證他還能活幾年,而且裴家的后輩中也沒什么特別優秀的人物,如果裴矩倒下,恐怕裴家就會立刻衰落下去,所以裴矩才想借著女兒與李休拉上關系,從而讓裴家日后有個依靠。

    “哈哈哈~,老福這你可說錯了,其實我最佩服的就是李休這一點!”裴矩聽到老福的話卻是大笑一聲道,臉上也露出更加滿意的表情。

    “哦,老爺為何這么說?”老福有些奇怪的道。

    “嘿嘿,別人可能看不出來,但李休的那點心思豈能瞞得過老夫?”只見裴矩得意的一笑道,“在別人看來,李休可能是志向高潔,不屑于為官,但是在我看來,他根本就是不想介入太子與秦王之間的爭斗中,因為他深知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道理,在太子和秦王爭出勝負之前,我看他都會游離于朝堂之外的!”

    裴矩雖然人品有問題,但不得不說他的眼光十分老辣,幾乎把李休的心思給猜透大半,不過他卻不知道,李休其實是真的不想做官。

    “竟然是這樣!”老福聽到這里也不禁驚訝的自語道,隨后他又有些不解的問道,“可是難道他就不怕把太子和秦王都給得罪嗎?而且現在他不站隊,等到太子或秦王爭得皇位后,又怎么會完全信任他呢?”

    “老福啊,這就是李休的高明之處,他背靠著平陽公主,太子和秦王也拿他沒辦法,而且以他的才華,根本不需要向任何人表忠心,這也是他最大的依仗,別人想學都學不來啊!”

    裴矩說到最后也不由得嘆了口氣,李休可以不站隊,但他卻不行,事實上前段時間他曾經倒向李世民,但是這段時間看到李世民落于下風后,又開始與李建成頻繁接觸,雖然這讓他的名聲不怎么好,但對于一個早已經看透了世情的老狐貍來說,利益遠比名聲重要。

    老福聽到這里也對李休更加重視起來,考慮了片刻忽然開口道:“老爺,既然李休有這樣的才華和見識,又懂得明哲保身之道,日后若是他為官,肯定是位極人臣,這樣的人可萬萬不能放棄,您看衣娘和李休的婚事……”

    說到最后時,老福的一雙老眼里也閃爍著精明的目光,裴矩更是斬釘截鐵的道:“衣娘和李休的婚事一定要辦,而且還要盡快辦,反正這樁婚事是李靖主動提出來的,而且上次他也已經答應了要定婚,就更別想反悔了!”

    “老爺英明,衣娘能嫁給這樣一個年輕俊杰,也算是她的福氣了!”老福聽到這里也是笑呵呵的道,衣娘只是一個婢女所生,甚至在她十五歲之前,裴矩都不知道還有這么一個女兒,用這樣一個庶女換李休這樣的一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俊杰,怎么看都是件無比劃算的事。

    “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李休……”裴矩這時忽然再次開口道,他又想起上次李休和李靖父子二人鬧翻后,他曾經和李休提過婚事,結果對方根本不認賬,反而讓他去找李靖去。

    老福看到自家老爺的臉色,也知道他在擔心什么,當下沉思了片刻忽然想到一個辦法,當下伏在裴矩耳邊說了幾句,結果裴矩先是一愣,隨后又是一喜,最后又有些為難的道:“老福,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老爺,名聲什么都是虛的,裴家長盛不衰才是真的,而且您把該做的都做了,除非李休也不想要名聲了,否則他只能乖乖的接受!”老福很是奸詐的一笑道,人不要臉則無敵,這個老家伙比任何人都懂這個道理。

    聽到老福這么說,裴矩低下頭沉思了片刻,最后終于咬著牙點了點頭,隨后又想到一件事,當下再次開口道:“不過想要辦這件事,還需要衣娘的配合才行,現在她正在做什么呢?”

    “啟稟老爺,自從李休聲名鵲起后,老奴已經重新為衣娘安排了住處,而且還給她安排了個侍女照顧,這段時間她一直呆在住的地方看書寫字,并沒有什么特別的舉動。”老福笑著稟報道,衣娘就是裴矩要嫁給李休的女兒,也是裴矩最小的一個女兒。

    庶子庶女的地位僅僅比下人高一點,不要以為這只是句玩笑話,比如像裴矩,他的兒子女兒太多了,絕大部分都是庶子庶女,有些有名分的還好些,但是那些沒名分的,地位真的比下人高不了多少,有些甚至還要親自干活,否則連飯都吃不飽,相比之下,李休和七娘在李靖府中受到的待遇還不是最差的。

    “那就好!”裴矩聽到這里也有些放心的道,對于衣娘這個女兒,他也只在李休在上元節一鳴驚人后,這才去見一下衣娘,并且告訴她要嫁給李休的事,他記得當時衣娘沒有反對也沒有同意,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滿是冷漠,這讓他感覺很不舒服。

    “算了,我還是去看看她吧,順便有些話我也要交待一下!”裴矩最后忽然再次開口道,也許是想到上次衣娘看著自己的眼神,使得裴矩感覺心中有些不安,所以才決定親自去探望她一下。

    “那老奴給您帶路!”老福聽到這里立刻點頭道,他給衣娘安排的新住處裴矩還沒去過,肯定不認識路。

    當下裴矩跟著老福來到內宅,七拐八拐來到一個幽靜的院子,推開院門進去,立刻看到一個不大的花園,繞過花園里的假山和幾叢竹子,巨大的梧桐樹下,一個身穿白色襦裙的少女手捧著一紙書卷靜靜的研讀,遠遠看去像是一幅嫻靜的仕女圖一般。(未完待續。)(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