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 絕對招惹不得的人
    時間拉回今天上午,裴矩笑呵呵的看著衣娘出嫁的隊伍離開之后,這才回到客廳喝茶休息,衣娘已經送出去了,接下來就看李休的反應了,除非他真的想要拼個魚死網破,鬧得裴李兩家都無法收場,否則就得乖乖的收下衣娘。

    當然在剛開始的時候,李休可能會對自己有些怨恨,衣娘同樣也對他不太親近,但是別忘了,他畢竟是衣娘的親生父親,這種血脈親情是誰也割不斷的,日后只要他厚著臉皮多去李休府上走動一下,逢年過節再讓兒孫們送些禮物,很容易就可以把這門親戚走起來,到時無論李休心中有再大的怨恨,也會被慢慢的消磨掉,這就是人性,裴矩活了這么多年,早就看透了這一點。

    可以說按照正常的情況,裴矩的這種想法并沒有什么大錯,可惜他卻算漏了一點,那就是沒想到李休和平陽公主之間的關系,畢竟這也不能怪他,怪只怪李休和平陽公主對這件事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再加上李淵也不想讓女兒的名聲有損,暗中也在屏蔽與他們有關的所有消息,所以裴矩對此也是一無所知,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使得裴矩的算計幾乎滿盤皆輸,當然現在他卻還沒有察覺。

    “啟稟老爺,上黨縣公長孫無忌前來拜訪!”正在這時,忽然只見一個下人飛奔而來稟報道。

    “長孫無忌?他怎么來了?”裴矩聽到下人的稟報也不由得愣了一下,前段時間他倒是與李世民走的很近,不過這段時間他卻更加看好李建成,所以與李世民的天策府也斷絕了往來,長孫無忌身為天策府的二號人物,更不可能在這種時候來找自己才是啊?

    裴矩本想不見,但又好奇長孫無忌前來的原因,當下考慮了片刻這才讓人請對方進來,不一會的功夫,就見身穿便服,面白無須的長孫無忌十分灑脫的走進來,當看到裴矩時也微笑著行禮道:“多日不見,裴公別來無恙乎?”

    “哈哈~,多謝長孫郎中的關心,老夫的身子倒還康健,不知長孫郎中來找老夫是為何事?”裴矩一臉假笑的問道,長孫無忌官拜北部郎中,主要協助李世民管理天策府的事宜,所以裴矩才以郎中相稱。

    “呵呵,也沒什么其它的事情,只是在下聽說裴公要嫁女,所以特意前來恭賀!”長孫無忌再次微笑著道。

    本來他也不想親自來找裴矩,而是有一個更加婉轉的計劃,畢竟像裴矩這種老狐貍,只需要給他一點暗示就足夠了,不過因為李休催著李世民,李世民也只好催著長孫無忌,所以他才不得不親自來見裴矩,打算來個快刀斬亂麻。

    “哈哈~,沒想到長孫郎中也知道這件事,不過你已經來晚了,因為路途遙遠,我擔心耽誤了時辰,所以就讓我二弟提前把我女兒送到李休……!”

    “什么,你……你已經把人送走了!”沒等裴矩把話說完,長孫無忌就臉色大變的站起來叫道,他本以為自己來的已經夠早的了,畢竟按照正常的婚禮流程,就算是今天出嫁,恐怕現在還在等著迎親呢,卻沒想到裴矩根本不按常理出招。

    “是啊。”裴矩很是隨意的接口道,不過緊接著他就發現長孫無忌的神情有些不對,當下也有些好奇的追問道,“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你闖大禍了!”長孫無忌這時再也顧不得什么風度,兩只眼睛惡狠狠的盯著裴矩道,裴矩闖禍不要緊,關鍵是這件事已經連累到他,李世民那邊他倒不擔心,他怕的是平陽公主知道這件事后,會怪他辦事不利,別看平陽公主好像不怎么理會朝政,但以她在朝堂上的影響力,如果真的厭惡某個人,恐怕這個人日后就很難在朝堂上立足。

    “長孫郎中這是何意,老夫嫁女又能闖什么大禍?”裴矩看到長孫無忌忽然變臉,當下也不由得臉色一沉道,他可不是長孫無忌手下的小吏,能讓他隨便發脾氣,更何況他現在還正在倒向太子,所以對長孫無忌也不用太客氣。

    長孫無忌看到裴矩竟然還敢和自己拿架子,當下也不由得冷笑一聲,這時送親的隊伍既然已經走了,他再怎么阻攔也已經晚了,日后肯定少不了一個辦事不利,不過有李世民保著,他頂多也就是被平陽公主怪罪幾句,倒是裴矩才是真正要倒大霉了。

    想到這里,長孫無忌忽然不著急了,當下只見他冷笑一聲再次坐了下來,品了口茶這才慢悠悠的道:“裴公,你可知在咱們大唐的朝堂上,有個人是絕對招惹不得的?”

    看到長孫無忌的轉變,裴矩在驚訝的同時,忽然也感到有些不安起來,當下也同樣坐下來道:“哦?朝堂上的確有很多不好招惹的人,不知道長孫郎中說的是哪位?”

    “呵呵,裴公來我大唐的時間也不短了,想必你心中也有個譜,不如你來猜一猜這個絕對招惹不得的人是誰?”長孫無忌卻再次慢悠悠的開口道,神情也愈發的輕松,他很想看看裴矩在知道其中的隱情后,會是一副什么樣的表情?

    裴矩看著長孫無忌有些詭異的表現,當下也是驚疑不定,過了好一會兒這才試探的道:“長孫郎中所說的人難道是秦王殿下?”

    “呵呵,秦王殿下軍功赫赫,但也不是絕對招惹不得的人,裴公你再來猜!”長孫無忌一臉微笑的輕聲道。

    “除了秦王,那就只有太子了?”裴矩看到長孫無忌并沒有什么特別的表情,當下膽子也大了許多道。

    “也不是!”長孫無忌再次否認。

    “裴相?”裴矩忽然想到一個人,那就是與他同宗的裴寂,這個人是李淵身邊最信任的人,什么事情都會與他商議,哪怕連太子與秦王也有所不及。

    “更不是!”長孫無忌神情不變的搖頭道。

    “那是誰,總不會是皇帝陛下吧?”裴矩這時也有些不滿的道,他感覺長孫無忌好像是在消遣自己似的。

    “哈哈~,看來裴公也有些糊涂了,那在下就再提醒一點,這個人是個女子!”長孫無忌絲毫不著急的提醒道。

    “平陽公主!”裴矩聽到這里立刻一下子猜到長孫無忌說的是誰,畢竟滿朝文武之中,也只有平陽公主這么一個握有實權的女子,甚至歷數各朝各代,千百年來也只出了平陽公主一人。

    “裴公這次總算是猜對了,平陽公主不但軍功赫赫,而且還是陛下最寵愛的女兒,同時也是太子與秦王一母同胞的親姐妹,齊王那么囂張跋扈、勇不可擋的一個人,可是見到公主時,卻像是老鼠見了貓,讓他往東他就不敢往西,你說滿朝文武誰敢招惹于她?”

    長孫無忌說到平陽公主時,臉上也露出幾分神往之色,他與李世民一起長大,偶爾也見過平陽公主,只是當時的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平時性子溫柔的平陽公主竟然會成長為指揮千軍萬馬的統帥。

    “長孫郎中與在下這說這些干什么,老夫又沒有什么地方得罪公主的?”裴矩聽到這里越發的感覺不妙,整個人也變得有些警覺起來。

    “哈哈~,裴公你太小看自己了,滿朝文武無人敢惹的平陽公主,但你卻偏偏招惹了她,在下也只能對你說一聲佩服啊!”長孫無忌看到裴矩的臉色開始有些不對,當下暢快的大笑一聲道。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怎么會惹到平陽公主?”裴矩這時終于驚慌起來,一張老臉也開始有些發白,其實他已經猜到一些東西,只是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

    “嘿嘿,裴公何必裝糊涂,平陽公主與柴紹的婚姻本來就有名無實,李休又住在公主附近,平時也經常與公主接觸,天長日久之下,公主自然不希望有別的女子出現在李休身邊,你~可明白!”

    長孫無忌說到最后四個字時,目光也一下子變得凌厲起來,裴矩這時卻是嚇的全身一顫,連手邊的茶碗都給打翻了,同時全身上下像是被抽空了力氣一般,面色慘白如紙的一下子癱倒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看到裴矩恐懼的樣子,長孫無忌卻是再次暢快的一笑,這個老東西害得自己落得一個辦事不利的名聲,不過他自己更慘,得罪了平陽公主,就算公主大度不向他動手,但是自然有人會替公主出氣,比如朝堂上受百官朝拜的那位皇帝陛下。

    “怎么……怎么會這樣?”過了好一會兒,裴矩這才顫抖著嘴唇喃喃的道,以他的精明,自然知道得罪平陽公主的可怕后果,別的不說,恐怕最輕也會讓他的仕途無望,日后就別想在朝堂上有什么大的做為了,這對于一向貪戀權勢的他來說,簡直比死還難受。

    不過裴矩畢竟是個年老成精的人,一生中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神經遠比一般人要堅韌的多,很快就從恐懼中醒悟過來,腦子中也開始分析著這種對自己極端不利的局面,結果最后他發現只有一個人能夠幫到自己!(未完待續。)(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