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 選一個吧
    “選一個吧!”只見裴寂忽然從懷中拿出兩道圣旨,然后并排放在李休面前道。

    “選……選什么?”李休看著面前的兩道圣旨也有些懵逼,難道圣旨這東西也能像菜市場上的菜一樣,任由別人挑選?這可是他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事。

    “這兩道圣旨上分別有不同的內容,你必須從中挑選一個,這是陛下的意思,我今天來其實就是傳旨的!”裴寂這時也有些嚴肅的道,這才是他來這里的真正目的。

    “能不選嗎?”李休有預感,這兩道圣旨上的內容對他來說都不是好事。

    “不選就是抗旨!”裴寂神色嚴肅的道,如果李休之前能夠聽他的勸說的話,他也許還有辦法幫他,可是現在卻不得不讓他做個選擇了。

    聽到這里,李休也只得無奈的看了一下眼前的這兩道圣旨,猶豫了一下才拿起右邊的那道圣旨打開,當看到上面的內容時,卻震驚的一下子站了起來,隨后滿臉惱火的對裴寂道:“賜婚?陛下竟然要給我賜婚?”

    “不錯,陛下對你也起了愛才之心,不忍你因與平陽公主的事而毀了自己的前程,所以才索性賜婚于你,等你成親之后,自然也就死了娶平陽公主的心思!”裴寂這時忽然有些無奈的道,李淵不愿意做這個惡人,別人又不宜知道李休和平陽公主的事,所以只能由他親自跑一趟了,當然他也想借此機會與李休好好的聊一聊,可惜之前的話卻沒能勸動李休。

    “我……”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一陣語塞,他萬萬沒想到李淵竟然因為愛惜他的才華,所以才想早點斷絕他和平陽公主的來往,早知道如此的話,之前就不應該在李淵面前提什么安定草原的計劃,這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好了,你也不要太生氣了,能夠得到陛下如此的重視,你也算是我大唐立國以來的第一人了,連老夫可都沒有像你這樣的待遇,而且賜婚之人也算與你有緣,那個衣娘被裴矩主動送到你家門前,如果你不娶她的話,恐怕她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現在賜婚于你也算是有了一個好歸宿,說起來老夫的女兒要么出嫁,要么是年齡太小,否則搶也要把你這個女婿搶過來,可惜現在倒是便宜了裴矩。”

    裴寂說到最后時,也不由得露出可惜的表情,他是真有這樣的想法,畢竟像李休這樣的女婿可不好找。

    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苦笑著看了看圣旨上的內容,衣娘的名字赫然寫在上面,后面還有一些賢良淑德之類的描述,最后又說與李休是天作之合云云,特此賜婚等等,昨天李淵路過衣娘家中時說的話,估計就是對李休的一個試探。

    “那下面的這個圣旨上寫的是什么?”幸好李休也并不是沒有其它的選擇,至少下面還有一道圣旨,只是不知道這道圣旨是什么,該不會是讓自己入朝為官吧?

    “呵呵,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嗎?”裴寂卻是再次笑道,他倒是很期待李休在看完兩道圣旨后會如何的選擇?

    “這道圣旨是不是陛下要我入朝為官?”李休卻沒有拿起圣旨,而是再次追問道,昨天李淵見到自己后,就一直逼著他入朝為官,結果都被他給拒絕了,所以他猜圣旨上的內容很可能就是這個,甚至他懷疑李淵的目的根本不是要賜婚給他,而是想要借這個辦法逼他入朝為官。

    對于李休的追問,裴寂卻沒有回答,而是示意他自己看圣旨,只是臉上的笑容卻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意味,這讓李休心中也更加的忐忑,一時間竟然有些不敢看這道圣旨,不過最后終于還是一咬牙拿起圣旨打開。

    李休本以為這是一道封官的圣旨,事實證明他的確想多了,因為這竟然還是一道賜婚的圣旨,只是賜婚的對象卻不是衣娘,而是換成了一位公主,封號為萬春公主,而且更讓李休無語的是,這兩道圣旨的內容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改了一下賜婚女子的名字罷了。

    “呵呵,看看陛下想得多周到,他擔心你會嫌棄那個衣娘的出身太低,或者說你更喜歡我大唐的公主,所以就把自己另一個心愛的女兒賜婚于你,這樣一來,你雖然失去了平陽公主,但卻得到了另外一位公主,也不算吃虧啊!”裴寂這時再次開口道,不過他話里話外都透著股齷齪的味道。

    “哼,難道陛下非要看著我成親才算甘心嗎?”李休這時也有些惱火的把圣旨拍在桌子上道,這時的他也是出離的憤怒了,成不成親是自己的私事,為什么要聽候別人的擺布?

    “你這句還真說對了,只有你成親了,才會死了娶平陽公主的心,日后也不怕你們再鬧出什么亂子,甚至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哪怕你婚后依然和平陽公主來往,哪怕連孩子都生下來了,陛下也不會說什么,但就是不能破壞平陽公主的婚姻,更不可能讓你光明正大的娶她。”裴寂面色冷峻的道,他難得會把話講得這么透徹,目的自然是想讓李休接受朝廷的安排,乖乖的選擇一個女子成親。

    “就算我娶了親又如何,陛下不是愛惜我的才華嗎?可是他現在逼我娶親,只會讓我記恨一輩子,日后更別想讓我為他所用了!”李休這時也豁出去了,連記恨李淵這么大逆不道的話都講了出來。

    “哈哈哈哈~,李休你還是太年輕了,你以為你不想做就可以不做嗎,就比如老夫這大半生,遇到過太多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了,可是最后卻還是不得不去做。”裴寂說到最后時,語氣中也帶上了幾分感慨,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知道再說些什么,因為裴寂的話他也是深有體會,無論是前世還是這一世,都遇到過許多讓人不愿卻又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那我如果哪個都不選呢?”李休最后忽然再次一咬牙道,他無論如何也不愿意放棄平陽公主,更不想和平陽公主以外的女子成親。

    “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如果你不選就是抗旨,別忘了你是個官員,違抗圣旨可是重罪,到時別說了,連你的家人都會受到連累!”裴寂說到這里時,還特意向李休內宅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知道李休有個無比寵愛的妹妹,為了自己的妹妹,他恐怕也不敢抗旨。

    “你……”李休自然明白裴寂的意思,當下也不由得氣怒交加,可是卻又沒有任何的辦法,如果他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恐怕無論如何也不會接下圣旨,但現在他卻不得不考慮七娘的安全。

    一邊是自己與所愛之人的幸福與約定,一邊則是自己唯一妹妹的安危,李休一時間也無法做出選擇,裴寂也不著急,就這么靜靜的坐在那里品茶,他相信李休會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

    不過也就在這時,忽然只聽門外傳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隨后只見身穿皮裘的美貌女子走進大廳,同時用一種有些嗔怪的語氣道:“李休,你怎么讓父皇喝了那么多的酒,他的身體不好,萬一……嗯~”

    進來的女子正是平陽公主,她來找李休正是為昨天李淵喝醉的事而興師問罪的,只是話剛說一半,卻才發現李休這里竟然有客人,而且這個人她竟然也認識。

    “裴叔你怎么在這里?”平陽公主看到裴寂先是一愣,隨后就有些驚訝的問道,裴寂是李淵的舊友,以前也經常去李淵家中喝酒,平陽公主自然認識他,雖然現在兩的身份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她依然以當初的舊稱相稱,這點倒是與李淵有點像。

    一聲“裴叔”,也讓裴寂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多年前的時光,不過他隨即就醒悟過來,神情也有些尷尬的道:“老臣參見公主!”

    對于裴寂的出現,平陽公主先是驚訝,接著又想到昨天自己父親也來過李休這里,這讓她也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隨即又看到了桌子上的兩道圣旨,當下不解的問道:“裴叔,這里怎么有兩道圣旨,難道你來是給李休傳旨的嗎?”

    “這個……”裴寂一時間也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如果讓平陽公主知道這兩道圣旨都是給李休賜婚的,還不知道她會是什么反應?

    李休也沒想到平陽公主會來,當下也不知道該怎么和她說這件事,無奈之下只能抱以苦笑,雖然平陽公主很受李淵的寵愛,但恐怕也無法改變這件事的結果。

    看到李休臉上的苦笑,平陽公主更感不妙,當下大步走過去拿起圣旨就看,裴寂本想攔著,但一想這件事總歸還是瞞不過平陽公主,伸出去的手也不禁停在半空,隨后也是無奈的嘆息一聲搖了搖頭,站在那里靜靜的看著平陽公主看完圣旨。(未完待續。)(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