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一章 楊農的打算(上)
    “哈哈~,做為一個年輕人,李祭酒你未免有些太謙虛了!”聽到李休謙虛的話,楊農立刻大笑一聲道,隨后這才繼續道,“剛才老夫已經說了,無論哪朝哪代,中原王朝都是以農立國,不過你看朝廷的六部之中,有吏部、工部、兵部等等,但卻為何從來沒有農部?”

    “這個……”李休聽到楊農后面的問題也不由得一愣,他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的確,別說唐朝之前的朝代了,就連后面的朝代也都是以農業為立國之本,但卻從來沒聽說朝廷有什么專業的農業機構,唯獨有個叫司農寺的機構,但這個司農寺主要是管理糧食積儲,以及官員祿米供應等職責,雖然與農業有關,但職能的范圍其實很狹小,與后世專門劃出來的農業部根本不能相比……

    想到上面這些,李休也開始認真的考慮起楊農的這個問題,楊農似乎也不著急,就這么靜靜的等候李休的答案,直到許久過后,李休這才猛然抬頭:“差點被楊尚書給誤導了,朝廷不是沒有設立農部,而是根本沒有設立農部的必要,就拿六部來說,它們其實全都是圍繞著農業來轉的,整個大唐的第一要務其實就是發展農業!”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沒想到你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能想明白這個道理,難怪秦王會三番五次的想要拉攏你!”楊農聽到李休的話也不由得大笑道,看著李休的目光中也滿是贊賞,這個問題他時常拿來考量家中的晚輩,但從來沒有人像李休這樣回答的這么準確。

    對于楊農三番五次的夸獎,搞得李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再謙虛的話,甚至連他自己都感覺有些虛偽,最后只得笑了笑沒有說什么,只是他總感覺楊農好像有什么目的?

    看到李休笑而不語,楊農這時遲疑了一下終于再次開口道:“李祭酒,今天你向朝廷獻上紅薯與玉米兩種高產作物,我敢肯定,明天朝堂上就會開始為這兩種作物吵翻天!”

    “呃?吵什么?”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一愣道,他平時雖然會打聽一些朝堂上的事情,但對于朝堂的事情他其實還是個門外漢,比如今天他也是第一次參加朝會,更是第一次見到大唐的文武官員都是坐著,而不是像后世的影視劇那樣站著。

    看到李休一臉不懂的樣子,楊農也不禁呵呵一笑道:“看來你對朝堂上的事還是不怎么了解,不過這也不能怪你,畢竟不在朝堂上的人,其實是很難明白朝堂上的事的,甚至哪怕是我這個在朝堂上混了一輩子的人,有時也看不明白朝堂上的一些事情。”

    說到這里時,只見楊農頓了一下接著又道:“紅薯和玉米是所有人前所未見的高產作物,可以預見的是,隨著這兩種作物的推廣,中原將不會再有缺糧之危,這可是一件名留青史的功績,雖然最大的功勞會落在平陽公主身上,另外還有那位不遠萬里取來紅薯與玉米的虬髯客,也會被萬民敬仰,但是除了這兩個最大的功勞外,大唐官員也會爭搶剩下來的推廣之功,如果做得好了,日后也會借著功勞被后世百姓銘記。”

    “楊尚書,我有一事想不明白,名留青史對于官員們來真的很重要嗎?”李休這時也有些奇怪的道,大唐的官員貪財的不多,確切的說初唐時期的官員還是十分清廉的,但是大唐的官員卻十分的好名,甚至為了名聲不惜發生內斗。

    “名留青史不僅僅是對官員重要,確切的說是對所有讀書人都十分重要,正所謂雁過留聲,人這一輩子不過區區幾十年,總要留下點什么才好,不過無論是錢財、房子、土地等等,這些東西日后都可能消失,唯獨名聲可以后世子孫中一代代相傳,說出來不怕你笑話,連我這個已經被黃土埋到嘴邊的人,也想給后世子孫留下點能說出去的功績。”楊農最后很坦白的道。

    聽到楊農的話,李休也露出沉思的表情,的確,讀書人對自己的名聲十分愛惜,對于他們來說,你可以殺了他,但卻不能毀了他們的名聲,甚至連虬髯客這種梟雄,也逃不過“名”之一字的束縛,這也是他愿意冒著風險跑去美洲的原因之一。

    李休前世只是個普通百姓,在后世那個大環境下,他只想過好自己的日子,守護好自己身邊的人,說白了,李休其實是一個相當自私的人,對于名聲什么的也并不看重,所以他可以理解大唐讀書人的想法,但卻無法真正的體會到他們內心的感受,這也是李休無法完全融入大唐主流的主要原因。

    “明白了,楊尚書留下來和我說這些,是不是也想把推廣玉米和紅薯的事爭取到自己手中?”李休沉默了片刻,隨即向楊農一笑道。

    “哈哈~,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簡單,老夫身為戶部尚書,本來推廣農事其實也應該歸我來管,不過玉米和紅薯實在太重要了,毫不夸張的說,哪怕現在突厥人打過來,都沒有這件事重要,所以我敢肯定,陛下應該會專門組織人手來推廣紅薯和玉米!”楊農大笑著夸獎了李休一句,隨即終于說出了自己真正的打算。

    “楊尚書在戶部多年,又精通農事,我想陛下很可能把讓你來負責推廣之事的!”李休笑瞇瞇的道,明白了楊農留下來的原因,他也猜到了對方的用意,只是他可不想輕易的接下這件麻煩事。

    看到李休隨口恭維了一句,這讓楊農也是無奈的一笑,人太聰明也不是好事,比如像李休,明明知道自己的意思卻不肯接口,這明顯是在拒絕自己,不過他可不會這么輕易的放棄。

    “李祭酒,我知道你不喜歡理會朝堂上的那些俗務,不過老夫有個提議,希望李祭酒你可以聽一下!”楊農再次開口道。(未完待續。)(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