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七章 農部官衙
    楊農迎著朝陽站在田隴上,看著眼前一片熱鬧的場景,眼中也滿是激動,只見在這片田地的空地上,不少工匠在一些官員的指揮下忙忙碌碌,正大建造著一座不小的宅院,而在他的背后,則有另外一些官員忙著在玉米田中測量記錄,這也是他們每天的功課。

    不過也就在這時,只見李休從河邊快步走來,然后一臉疑惑的看了看忙碌的工地,又看了看興奮的楊農,當下有些不解的問道:“楊尚書,你們這是做什么呢,難道想在這里蓋房子?”

    聽到李休的話,興奮中的楊農這才發現他的到來,當下大笑著來到李休面前道:“李祭酒你終于來了,昨天我與魏洗馬商量之后,都認為推廣玉米和紅薯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而我們也不能沒有一個統一的機構,所以我們在向陛下稟報之后,決定把司農寺的職權拿過來一部分,專門用來推廣玉米和紅薯之用。”

    “司農寺?那不是負責倉儲和發放祿米之用的機構嗎?”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奇怪的問道,司農寺雖然有個“農”字,但主要是管理糧食儲藏,對農業的其它方面并沒有什么職權,另外還有給官員發放祿米,職權十分的有限,有時因為有些官員還會對發放的祿米挑三揀四,搞得司農寺的官員還得陪著笑臉解釋,可以說是個不怎么受待見的官府機構。

    “是啊,現在司農寺一分為二,設立了倉部與農部,其中倉部就是原來的司農寺的那些職責,而農部則會接管更多與農業有關的事,當然現在主要就是推廣玉米和紅薯,你看后面的那些官員,都已經被納入司農寺的農部之中做事。”楊農笑著解釋道,幾天不見,他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過來,臉色也紅潤了許多,絲毫看不出當初病重的模樣。

    “原來如此,那這里是要蓋什么,難道農部的官員要在這里處理公務?”李休這時一指前面繁忙的工地問道,看這個建筑規模,好像還不小,也不像是住人用的,反而與一般的官衙很像。

    “不錯,以后農部的官衙就設在這里,反正在這幾年里,主要就是推廣玉米和紅薯,而這兩種作物都會在平陽公主的封地里種植,所以我們在這里也方便一些。”楊農點頭回答道,魏征已經兼任了司農寺卿一職,而他則掌管著農部,雖然以他尚書的身份兼任這么一個小部分的主官有些掉份,但他卻是樂在其中。

    不過李休聽到這里卻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想到魏征和楊農還真是有決心,竟然把一個政府部門給搬到長安城外了,而且和他家是隔河相望,以后魏征和楊農想要找他就更容易了。

    可惜上面的話李休不能說出口,而楊農則十分熱情和他攀談起來,聊了幾句閑話之后,李休這時忽然想到一件事,當下猶豫了一下終于開口道:“楊尚書,以您的身份,給魏洗馬做副手是不是有些太屈尊了?”

    “哈哈~,沒什么屈尊不屈尊的,說起來老夫活了這么大的年紀,其它的大都已經看開了,唯一放不下的就只有‘名’之一字了,特別是老夫的年紀這么大了,指不定哪天就睜不開眼睛了,所以想給后人留下點可以夸耀的東西。”楊農這時大笑一聲道,說到最后時,他自己也有些感慨。

    李休聽完之后也沉默了起來,越是與楊農這些人接觸,他越是能感受到古人這種對個人名聲的看重,特別是讀書人中,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他們都想給自己留下一點能夠傳之后世的東西,比如文章,比如政績,而這些最后都會轉化為名聲這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

    楊農的興致很高,與李休聊了一會就拉著他去了玉米田,要李休幫他介紹這些玉米的生長情況,本來李休上次已經向魏征等人介紹過了,但是當時楊農不在,雖然他可以看一些記錄,但遠不如親耳聽李休介紹,這讓李休也十分的無奈,只能耐著性子幫他介紹了一下。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楊農幾乎是天天來農部的官衙巡視,有時晚上回不去了,還會去李休家中借宿一晚,這點倒是比魏征那個古板的家伙強一些,只不過楊農唯一一點不好的就是喜歡找李休聊天,特別是晚上會拉著李休聊到半夜,估計是老人家的睡眠少,可是他不睡李休卻要睡啊,每次李休都是呵欠連天時,楊農才放他回去休息。

    大唐朝廷的效率真不是蓋的,特別是那些工匠全都來自工部,不但技藝精湛,而且還有官吏催促,所以等到一個月后,農部的官衙就已經蓋好了,而且還修了一條路與原來的官道連上,魏征和楊農也立刻搬到里面辦公,雖然各個房間都還帶著一股潮味和石灰味,但卻沒有人在乎,甚至那些常駐的官吏也都搬到了后面的住宅區居住。

    大唐官員的俸祿還是十分優厚的,只比后世的宋朝差一些,所以農部官衙剛一建好,立刻就有聰明的商人跑到官衙附近做生意,賣一些針頭線腦之類的生活用品,甚至還有小販跑來賣一些熟食、胡餅之類的,官衙里雖然提供飯食,但味道可不怎么,這也導致外面的小販生意也都不錯,甚至官衙外開始形成了一個小集市,這也更吸引了李家莊子等附近的農戶前來買賣,一時間這個集市也更加熱鬧了。

    李休沒想到農部官衙的設立竟然帶來這么一個意外之喜,這種集市他在小時候也經常遇到,一般都是村子里固定的日子才會有,集市上賣什么東西的都有,周圍十里八村的都會跑來趕集,那種日子還真是讓人懷念。

    這天李休剛好沒事,七娘又吵著來趕集,因為集市上有不少她喜歡的小飾品玩具,李休沒辦法只能答應帶她去,結果七娘和小丫出了門就跑去先叫恨兒,不一會的功夫,不但恨兒來了,連馬爺也一塊來了。

    當下馬爺和李休一起帶著七娘她們去了集市,三個丫頭進了集市就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一會看看這個,一會看看那個,像三只小蝴蝶似的在人群里鉆來鉆去,而李休和馬爺則在后面邊走邊閑聊。

    “這個農部官衙還真是不錯,有了個集市,方圓十里的的農戶想要買東西時,就不用再跑去長安城了。”馬爺邊走邊笑道,平陽公主屬地中的村莊雖然有不少,但卻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形成集市,以前想買點東西時,都得大老遠的跑去長安城,生活十分的不方便。

    “是啊,不光是周圍的農戶,現在我家里需要一些油鹽之類的也會來這里買,的確很方便。”李休這時也有些感慨的道,不過說到這里,他就想到后世便利的生活條件,那時別說大城市了,哪怕是小村莊也會有一些小商店甚至是小超市,一般的生活用品很容易就能買到,可是在大唐這個時代,想要買東西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對了,昨天朝堂上發生了一件很好笑的事,你想不想聽?”馬爺這時忽然想到一件事,當下笑著向李休道,看他的樣子,似乎真的感覺這件事很有趣。

    “哦?什么事這么好笑?”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露出感興趣的表情道。

    “哈哈~,說出來你可能都不敢相信,昨天有個家伙竟然上書,說太穆皇后已經去世多年,后宮也一直沒有人主事,所以請陛下重新立后,你說好笑不好笑?”馬爺說到最后時,自己已經忍不住大笑起來,畢竟這件事實在是太荒謬了。

    “我去,這個家伙腦子是不是有問題,連這種事都敢提,難道他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李休聽完之后也不由得震驚的道。

    太穆皇后就是平陽公主和李世民的親生母親,也是李淵的正妻,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李建成和李世民等人都是嫡皇子,擁有比其它皇子更優先的繼承權,如果李淵重新立后的話,那么李建成和李世民的身份就尷尬了,所以這個提議簡直是同時得罪了李建成和李世民,這不是找死是什么?

    “是啊,那個家伙提出這件事后,不但陛下沒想到,下面的大臣也都沒想到,當時據說整個朝堂上一片寂靜,連掉根針都能聽到,隨后太子和秦王一起站出來反對,然后那個倒霉的家伙就被貶到崖州為官了。”馬爺這時再次大笑道,一向嚴肅的朝堂上難得遇到這種有趣的事,他聽后也是笑了半天才喘過氣來。

    “崖州?還真狠,不過無論以誰登基,這個家伙都不會有回來的一天了。”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露出同情的表情道,崖州位于后世的海南島上,那里在大唐這個年代時,還是一片不毛之地,官員去那里簡直比死還可怕。

    “一個被人利用的笨蛋而已,根本不值得同情,不過他背后肯定是后宮中那幾個得寵的妮子在搞鬼,可惜這些女人不清楚形勢,無論她們再怎么得寵,也無法代替太穆皇后的位置。”馬爺說到這里也不由得搖了搖頭。

    李休聽完之后也是暗自點頭,不過也就在這時,忽然馬爺指著集市一邊驚訝的道:“你們家的人怎么在那里,你小子又打算搞什么?”(未完待續。)(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