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懶散初唐 >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七章 去農部
    客廳之中,李休讓人給魏征和楊農上茶,然后靜靜的看著他們,剛才他在準備回家時,卻忽然被他們叫住,說是有事要和他商量,所以李休就請他們到家里一敘。

    “李祭酒,這幾天你也經常去農部衙門那里,以工部官員的估計,大概下月衙門就可以建造好,到時農部的官員就可以正常點卯了!”楊農這時笑著開口道,所謂點卯,其實就是類似于后世上班的打卡,以前李休一般都是提前半小時到公司,不過現在再讓他過那種朝九晚五的生活,那比殺了他還難受。

    “那就先恭喜魏洗馬和楊尚書了!”李休聽到這里也拱手笑道,不過他這時卻有些不安,因為他感覺楊農的笑容中似乎帶著幾分勉強,好像有什么話不方便說似的。

    “李祭酒,農部衙門就要正式運作了,不過也少不了你的支持,而且對于李祭酒之才,本官也十分的敬佩,所以本官昨天已經稟報了陛下,請陛下下旨,調李祭酒到農部任職!”正在這時,只見魏征面無表情的直接開口道。

    “什么?”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一下子站了起來,滿臉都是震驚的表情,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當下氣惱的沖著魏征道,“魏洗馬,你做事能不能先和別人商量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就愿意去農部做事?”

    “李祭酒莫急,魏洗馬也是從大局考慮,推廣的事他負責掌控全局,老夫則負責具體的事務,除此之外還需要一個真正精通農業,特別是懂得玉米和紅薯種植的人,而這個人非你莫屬,當然事先沒有來得及和李祭酒商量,也是我們考慮不周了!”

    楊農這時急忙站起來勸道,不過他這時也是滿臉的苦笑,魏征這個人做事很霸道直接,比如他覺得李休進入農部對推廣有利,那就不管不顧的請陛下把李休調過來,根本不會考慮其它,而他卻知道李休是個懶人,根本無心去管這些事,所以他之前就擔心李休會生氣,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李祭酒,你是朝廷命官,而且又身負大才,只擔任一個閑職實在有些屈才,現在農部新立,正是大有作為之時,希望李祭酒能夠抓住這個機會!”魏征這時一本正經的道,聽他話中的意思,似乎覺得讓李休來農部是給他一個機會似的。

    “我……”李休聽到這里也不由得為之氣結,這時的他很想罵人,但卻實在罵不出口,而且他敢打賭,自己肯定罵不過魏征,這家伙別看整天板著臉,但嘴皮子利索著呢,否則也不會把李世民給罵的無數次想殺他。

    “魏洗馬,多謝你的看重,不過我這個人才疏學淺,實在難以擔當這個重任,所以還請魏洗馬另請高明吧!”李休這時好不容易強忍下心中的怒火,然后一甩袖子道,唐宋不是明清,圣旨也不像明清那么權威,有許多人甚至不鳥皇帝,比如皇帝征召一個人為官,如果這個人不愿意去的話,皇帝也拿他沒辦法,比如孫思邈和王安石都拒絕過朝廷的征召。

    “李祭酒,這恐怕就由不得你了,你本來就是朝廷命官,陛下調你入農部的圣旨馬上就到,如果你抗旨不遵的話,那可是殺頭之罪!”魏征這時再次板著臉道。

    “你……”

    李休氣的剛想反駁,不過這時只見楊農忽然站起來笑著打圓場道:“李祭酒不要激動,魏洗馬你也不要逼得太急,而且大家都是為了朝廷辦事,沒必要傷了和氣!”

    楊農說到這里時,忽然向李休使了個眼色,然后再次向魏征道:“魏洗馬,李祭酒以后去我們農部任職,這件事就由老夫來處理如何,我敢保證,肯定可以說服李祭酒!”

    “好!反正事情我都已經說完了,那本官就告辭了!”魏征也聽出了楊農話中的意思,當下站起來沖著李休一拱手道,而李休卻是冷哼一聲,連送都沒送,而魏征也不在意,轉身就離開了客廳。

    “李祭酒,你和魏征這種人硬頂什么,他就是個瘋子,做事只求結果,而且誰的面子都不給,再加上背后有太子撐腰,哪怕裴相都得讓他三分啊!”楊農這時語重心長的道,當初他輸給魏征也讓十分不服,但也沒有任何辦法啊。

    “我不是要和他硬頂,只是他做事也太過分了,根本不問我是否同意,就讓我去農部做事,哪有他這么做事的?”李休這時也十分惱火的接口道,之前他就擔心和魏征一起共事會倒霉,現在果然應驗了。

    “不過我覺得李祭酒你也不必太過太在意這次調職,無非就是農部做事而已,不過你不要忘了,我才是農部郎中,整個農部都是我說了算,魏征雖然算是我上司,但他也不能超級插手農部的內務,只能通過我來指揮農部,所以你去農部也沒什么,我知道你平時很忙,比如還要給太子和秦王家的孩子上課,所以平時有時間就去農部轉一下,沒時間就不來,也就是說你只需要掛個職就行了,你看這怎么辦?”楊農這時再次笑呵呵的道。

    “僅僅只是掛個職?”李休聽到楊農開出的條件也不由得震驚的道,如果只是掛職的話,那他就自由多了,就像楊農說的,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而且還能把教李承道他們讀書的事做為借口,這也算十分不錯了。

    “當然了,不過有時可能需要李祭酒指點一下農部的官員,好讓他們更加熟悉玉米和紅薯的特性,其它的事情都由老夫來做!”楊農這時拍著胸脯保證道,說起來他也挺難的,遇到魏征這么一個強硬的上司,又有李休這么一個懶散的下屬,他在中間也只能盡量調和,以后說不定還有更多和稀泥的事。

    “好,那就多謝楊尚書了,至于玉米和紅薯也是我份內之事,以后有時間了我給農部的官員專門上幾節課,講一講我所知的農學!”李休聽到這里也終于點頭答應道,只要不讓他朝九晚五的來上班,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看到李休終于點頭,楊農也不禁松了口氣,他還真怕李休和魏征硬頂,到時無論誰吃虧,都會影響到玉米和紅薯的推廣,他現在的年紀大了,可沒時間和李休這些年輕人耗,甚至對于楊農來說,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把玉米和紅薯推廣出去,從而在自己的仕途上留下最光彩的一筆。

    楊農在李休這里又坐了一會,李休本想留他吃飯的,不過楊農卻說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所以執意要告辭,李休最后也只得親自送他離開,不過當看到楊農迎著夕陽離去的背影,滿頭的白發也被陽光染上了一層金色,這讓李休也不由得心生敬重,無論楊農的初心如何,至少人家現在是全心全意的為了推廣玉米和紅薯,這點是他無論如何也比不上的。

    直到楊農的背影消失在遠處,李休這才搖了搖頭回到家中,這時已經是晚飯時分了,月嬋她們也都回來了,廚房里散發出陣陣飯菜的香氣,這也是家的味道。

    想站在院子里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后先去廚房,吩咐人多做一份晚飯給楊農送去,畢竟人家幫了他這么大的忙,他也要有所表示,當然一頓飯肯定是還不完這個人情的,不過以后還有更多的機會相處,可以慢慢的還。

    回到內宅之時,只見七娘正和小丫、恨兒一起玩跳繩子,說起來恨兒這段時間吃的好穿的了,本來瘦瘦的小臉也長肉了,看起來比之前漂亮多了,唯獨皮膚有點黑,不過這不是一時半會能改變的。

    “恨兒,今天你還住在這里吧?”李休這時笑呵呵的走過去問道,都這么晚不回去了,,一般來說恨兒就是打算住在這里了。

    “是啊,三伯這幾天也不知道做什么,老是見不到人,公主說讓我和她睡,但我還是喜歡和七娘、小丫在一起!”恨兒邊甩繩子邊笑嘻嘻的回答道,不過她這么一說李休才想起來,他也好幾天沒見馬爺了,也不知道他這段時間在忙什么?

    正在說話的時候,中間正在跳繩子的七娘一下子絆到腳,結果只能替換小丫甩繩子,這讓她很是不滿的向李休道:“都怪哥哥你,你老是說話都影響到我跳繩子了!”

    “好吧好吧,都怪我,你們玩吧,不過等下記得吃飯!”李休聽到這里急忙舉手投降道,女人無論大小都是不能講道理了,否則只能自找苦吃。

    李休說完這才轉身離開,回到自己住的院子準備叫衣娘吃飯,不過說來也奇怪,以前都是衣娘招呼他們吃飯的,可是今天卻不見蹤影,難道說她的身子又有些不舒服?

    想到這里,李休也不由得擔心起來,當下大步進到臥室,不過他剛一進來,卻看到衣娘有些慌亂的拿著手帕擦了一下眼睛,只是她的眼睛紅紅的,好像剛才哭過似的?(未完待續。)( 懶散初唐 http://www.njtezr.live/0_58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安徽快三